<cite id="fxq1g"></cite>

    1. <tt id="fxq1g"></tt>
      1. <rp id="fxq1g"></rp>
        1. 話本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沉淪的土地
          本書標簽: 都市 

          第五章

          沉淪的土地

            劉大柱這時才警覺地意識到:賀紹基并非那種只會搞工程設計的學者型工程師,中國公司董事會的決策者們不是一幫糊涂蟲,他們是有知人之明,是懂用人之道的。

            他不動聲色地坐在賀紹基對面的椅子上,慢慢呷著茶,仔細傾聽著面前這位資方代理人的建議和意見,心里卻在緊張地揣摸著對策。

            事情明明白白擺在面前,在鄉礦矛盾中,他一腳踢給賀紹基的球,又被賀紹基反腳踢了回來,現在正在他門前滴溜溜亂轉,隨時有可能攻入他的球門。他不得不承認,他剛剛從工農糾紛的漩渦中拔出的腳,又陷入了另一個更加危險的漩渦。

            賀紹基端的狡猾,黃色工會帶領里工工人罷工后,他不去采取斷然措施和黃色工會拼斗,卻硬要把剛剛成立、尚未公開的外工工會拉出來當擋箭牌。此舉可以說是一箭雙雕,既可以借外工會的力量擠垮黃色工會,從根本上粉碎罷工,又可以從此牢牢控制住外工會,使其變成從屬于中國公司的一個新的御用工具。而且,若是外工會真的幫助公司搞垮了里工工人的罷工,其一,外工會將在工人面前失去應有的影響和威望;其二,里工和外工勢必要造成嚴重的分裂,中國公司則可以坐收漁利。

            然而,賀紹基卻不是這樣講的,他所講的一切似乎都是冠冕堂皇、光明正大的。仿佛他根本沒有仔細考慮過劉大柱已想到的這一切。

            賀紹基穿著一件深灰色的羊毛線背心,白襯衣的袖子挽得老高,趿著布拖鞋在鋪著方地毯的小客廳中央來回踱著步。頭上的玉蘭花吊燈將他的面龐映照得有點發青,他的情緒頗有些浮躁,有角有棱的方臉上掛著一絲苦澀的笑,兩只凸凸的眼睛里閃動著一種執著、熱烈的光亮。他依然是人們記憶中的那個賀紹基,他依然是那一副大工程師的派頭。他的言談舉止,他鼻梁上的眼鏡,他浮躁、激動的情緒,似乎都證明了這一點。

            他一邊踱步,一邊很動感情地講,講話時兩只白皙的手不停地擺弄著摘下來的眼鏡,兩只細瞇著的眼睛一會兒看看花架上的花盆,一會兒瞅瞅裝飾柜里的古玩,根本不看劉大柱。

            “……一句話,我需要你,需要外工工友們的合作和幫助!大井工程決不能停頓!我也沒有時間,沒有精力再和那些罷工的里工們泡下去!你自己也清楚,這次罷工完全是因為救濟問題引起的,你們提議將八十噸面粉分給四鄉民眾,因而給公司造成了這次麻煩,你們有責任,有義務和公司同舟共濟,渡過難關!外工們不是一直要求復工么?現在,工作機會有了,我要立即把這些參加罷工的里工們開除,讓外工們頂里工的缺!這樣做,對外工,對公司都是有利的,不是么?!”

            說到這里,賀紹基停頓了一下,似乎在等待劉大柱回答。劉大柱卻沒作聲,他只得自顧自地講下去:

            “其實,這件事我本可以不和你商量,直接在失業外工中招工,我也是做得到的!可我還是和你商量了,我想,由你們外工工會出面招工,比公司直接出面要好一些。我這樣做,既是為了公司,也是為了你們失業外工,我們有著共同的利益嘛!你自己說說呢?”

            劉大柱不得不說話了。他不大相信賀紹基的這番表白,但,卻不能不認真對待他所提出的問題。

            “賀總,您的話是有道理的,外工們確實希望能早日復工,但是,如果讓他們為了復工和里工弟兄鬧分裂,他們恐怕也得考慮考慮吧?比如說我吧,您讓我干這事,我就不能干!工人弟兄們畢竟是講人格,講義氣的,希望賀總不要看低了他們!您剛才也說了,這次罷工,是里工工會宋孟春一伙操縱的,那么,公司為什么不能憑借自己的影響和力量挫敗他們呢?!”

            賀紹基有點火了:“對宋孟春一伙流氓,我自有辦法對付!我現在要求你明確回答:外工會可否組織一部分外工頂里工的缺,到大井工地上工?”

            這卻不好回答,面前這位對手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

            劉大柱道:“這個問題,我一個人不能做主,我要和大伙兒商量一下。可我想,大伙兒不會同意!原因很簡單,不管里工、外工,都姓一個工字,而真正的代表工人利益的工會團體,不管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只能,也只應該站在工人的立場上講話!這是原則!”

            賀紹基也不讓步,揮舞著拳頭道:“那么,這種工會,我可以不承認!中國公司可以不承認!中國公司只承認在社會福利部注冊的工會組織!這也是原則!這是政府給我們規定的原則!”

            賀紹基這么一喊,劉大柱反而冷靜了,他馬上意識到,這樣吵下去解決不了問題,倒真有可能將賀紹基推到更強硬的立場上去,從而失去已得到的一切。外工會確實未得到國民黨青泉縣黨部的承認,至今還在半地下狀態,能夠發揮一些作用,在某些方面還得依靠公司的默許與配合。

            “賀總,您不要發火么!麻煩本不是我們外工會引起的嘛!我們可以先不談這些原則,只談談現實。您不但是公司副總經理,也是個有名望的工程師,可有一個問題您忽略了:外工們大都是些挖煤的漢子,他們攥大鎬的手,恐怕攥不了螺絲刀、電把子吧?”

            賀紹基一怔,這個問題他確實沒有細細想過,面前這個年輕人卻想到了他的前面,他不得不暗暗嘆服。然而,他并不服輸,稍一沉思后,又道:

            “這個問題我早考慮過了,我有把握動員半數以上的里工復工!有這些復工的里工帶著,工程繼續進行是沒問題的!”

            劉大柱微微一笑:“宋孟春一伙就會善罷甘休了么?賀公,您別忘了,他們是一伙地痞、流氓,什么事都做得出來的!公司的對頭不是那些里工們,而是里工工會宋孟春一伙!”

            賀紹基點了點頭,意味深長地問:“那么,假如你處在我這個位置上,會怎么辦呢?”

            劉大柱放下手中的茶杯,站了起來,胸有成竹地道:“我如果處在你這個位置,首先答應里工們的條件,由公司出資購買面粉發給大伙兒,這用不了多少錢,而且可以收攏人心,保證大井工程的順利進行。然后,集中力量對付宋孟春的那個流氓工會,利用黨國的法令,對他們的所作所為加以限制,如果可能,就把這個流氓工會解散掉,一舉根除后患!把每月支付給工會的經費拿出來,作為工程獎金,進一步刺激工程建設的速度……”

            說到這里,劉大柱停住了。

            賀紹基頗感興趣地道:“說具體一點!”

            劉大柱膽子大了起來,直言不諱道:“具體辦法是,懇請地方軍政當局查封這個流氓工會,抓捕宋孟春!日前,國府頒發了一個《維持社會秩序臨時辦法》,嚴禁十人以上的請愿和一切形式的罷工,并授權地方軍警當局,對罷工可采取必要措施和緊急處置……”

            “好了!不要說了!我明白了!”

            賀紹基興奮地搓著手,感嘆道:“通過今日和你的一席談話,我賀紹基是獲益非淺呵!希望我們今后能經常在一起談一談。”

            賀紹基向劉大柱伸出了手。

            劉大柱握住賀紹基的手道:“如果賀總不嫌棄,我一定時常登門求教!”

            離開賀宅時,劉大柱又有點糊涂了,望著在門口臺階上頻頻招手的賀紹基,他突然覺得他是那么真誠,根本不是他進門時想象的那種陰謀者的形象。他愧疚地想,也許是他自己揣摸得過了頭,有點疑神疑鬼了。可他不后悔,想得多一些,總比想得少一些要好,作為礦區地下黨的負責人,他只有想得多一些,才有可能把工作做得更周密、更細致一些,才有可能應付隨時可能發生的意外之變。

            然而,劉大柱卻沒有料到,他對里工工人罷工的態度,他在賀紹基面前的過分聰明的表現,引起了賀紹基的警覺。賀紹基突然意識到,外工工會決不可能成為中國公司的幫手,因此,也就不應該存在下去!更不能公開的、合法的存在下去!中國公司如果要大展鴻圖,重新崛起,既要搞掉里工工會,也得搞掉外工工會!搞掉的手法可以不同,但,必須搞掉!工團運動歷來是事業發展和產業革命的大敵,中國公司決不能存在那種強大的、不受公司決策者控制的工會組織!

            第二天一早,人們見慣了的那輛雪佛萊轎車馳出了西嚴礦東大門,馳上了通往大紅樓和青泉縣城的筆直、平坦的公路……

            賀紹基首先拿黃色工會開刀了。

            宋孟春宋大英雄決不承認他組織的這次罷工是在做戲,操他媽的,他是在動真格的,他是在代表勞工利益和中國公司的資本家進行不屈不撓的斗爭!往日不是有人罵他是資本家的走狗么?現在,就讓他們睜大眼珠子看看吧,他宋孟春究竟是狗還是狼!

            宋大英雄頗為得意,自認為自己這一手玩得不壞,既打擊了公司的囂張氣焰,又抬高了自己的身價,也給非法的外工會制造了一點難題。不是么?外工會劉大柱一伙不是整日嚷著要為工人弟兄謀福利么?現在好了,我帶著里工弟兄罷工了,就看你他媽的支持不支持了!支持,便落入了我老宋的圈兒;不支持,行,我老宋馬上放風兒,說你們被公司收買了!你們代表工人?代表他媽的毬!

            縣黨部孫金龍支持他。孫金龍對萬惡透頂的中國公司亦無好感。當他把罷工計劃向孫金龍同志報告時,孫金龍當即表示了支持的意思,據孫同志講,中國公司的可惡是一貫的,早在抗戰初期就暗中勾結日本人,出賣過黨國官員,孫金龍同志就被他們出賣過一次,差一點兒把小命送掉。現在,孫同志重新主持縣黨部工作了,他們對此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歉意,甚至孫同志要搞點煤到南京賣賣都不行,真可謂:是可忍而孰不可忍也!孫同志講了,你們干,干起來再說!事情鬧開了,我出面解決。

            有孫同志支持,宋大英雄還怕個毬?!

            然而,賀紹基委實不是個玩意兒,簡直是他媽的小人!他剛剛把罷工的旗號扯起來,這條可惡的“四眼狗”就以公司的名義公布了他以往貪污救濟物品的賬目表!這太沒肚量了!這樣的小子還能當總經理?呸!見他媽的鬼!他什么時候貪污過救濟物品呢?這是捏造!無恥的捏造!這是唯利是圖的資本家射向我們工團領袖身上的一支毒箭,廣大工友是萬萬不可上當的!

            工人們可不管這些。工人們得吃飯,甭管罷工不罷工,飯總得吃的。罷工工會既然組織罷工,自然得對罷工里工的肚皮負起責任來。更何況里工工會的這位主任兼理事長本身就是一個肚皮主義學說的制造者。

            宋大英雄竟沒想到這一點,竟沒注意到罷工工人也要吃飯這類小問題,更沒想到自己胡亂炮制的肚皮主義竟成了里工工友向他要飯吃的根據之一。

            這日,里工工會會所里聚滿了人,罷工工友們為肚皮問題和他進行著激烈而認真的“探討”。劉老窯干脆拍著桌子和他干,要他把貪污的救濟糧吐出來。這使他產生了懷疑,他知道這個老家伙是外工首領劉大柱的老子,他懷疑這老王八后面有劉大柱,有外工會!他懷疑外工會在背后搗他的蛋!他火了,真想對著這老王八一巴掌打過去,讓他領教一下他宋大英雄的厲害。

            然而,不行,他不能這樣做。他得解釋,他得說服,他得給他們說好話,無論如何得攏住他們,否則,罷工就完毬了!他的心血就白費了!賀四眼也就不會帶著大洋、鈔票來收買他了!這幾天,他都一直在焦急地等待著公司方面出面收買哩!

            “工友們,弟兄們,不要吵,不要鬧,有話他媽的好好講嘛!唵?”

            他抬腿跨上了會所大屋中央的八仙桌,以一副工人領袖的氣派,發表了一番講話:

            “工友們,弟兄們,你們響應本會的號召,積極參加罷工,本理事長是十分感動,也十分高興的!罷工以后,沒有了工錢,生活是他媽的有些困難,本理事長是知道的!對你們的心情也是理解的!但是,造成你們目前困難的,不是我們工會,是他媽的公司的資本家!是賀紹基這條四眼狗!我們要千方百計克服困難,精誠團結,共同奮斗,方能實現我們的罷工目的!”

            人群中有人喊:“可我們早就斷頓了,沒吃沒喝的,怎么能把罷工堅持下去?”

            “這個嘛,本會要想辦法的!也一定會想出辦法的……”

            “工會有他媽的什么屌辦法?!你姓宋的把過去貪污的救濟糧全吐出來,大伙兒就有得吃了!”

            宋大英雄的臉皮是經過嚴峻考驗的,既厚實又扎壯,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居然能十分懇切地回答道:“不要這樣講嘛!本理事長不是一再告訴你們么?說本理事長貪污是沒有根據的,是萬惡的中國公司造出的謠言!其目的,就是他媽的要搞垮我們的罷工!要警惕呀,弟兄們,我們千萬不能上賀四眼的當!”

            宋大英雄中午在縣黨部孫金龍同志那里就著大蒜吃了大半斤豬頭肉,肚皮鼓鼓的,不時地打著帶有大蒜味的飽嗝。

            “我宋孟春的日子也不比你們好過,哦,我也在餓肚皮嘛!可是,難道饑餓能夠使我們屈服么?不!決不!操他媽的,我們要……”

            “我們要吃飯,不要狗皮膏藥!”

            “揍姓宋的這個王八蛋!”

            “揍!揍!問他當初怎么答應我們的!”

            會所秩序大亂,有人暗中搗蛋,一下子掀翻了八仙桌,宋大英雄沒留神,隨著那翻倒的桌子,扎扎實實摔到了鋪著青磚的地上。

            這時,劉老窯帶頭大喊:“弟兄們,如果工會不能解決我們的吃飯問題,我們就復工去,大伙兒同意不同意?”

            “同意!”

            “同意!”

            ……

            一看大伙兒要復工,宋大英雄慌了,忍著疼痛從地上爬起來,聲嘶力竭地罵道:“誰他媽的敢復工,我老宋操他祖宗十八代!我就放火燒他的房子!我就砸斷他狗日的腿!”

            一些真心擁戴宋大英雄的理事和監事們也跟著嚷嚷:

            “打倒破壞罷工的賊!”

            “打倒中國公司的走狗!”

            ……

            就在這時候,一群荷槍實彈的大兵沖進了會所,一支卡賓槍的槍口活生生地指住了宋大英雄的腦袋。

            “請問,您老就是帶頭鬧罷工的工會理事長宋孟春吧?”一個戴著白手套的軍官頻頻點動著穿皮靴的腳,手里擺弄著左輪手槍,傲慢地問。

            “正是兄弟!正是兄弟!”

            “宋理事長——”

            “嘿嘿,兄弟還兼著工會主任哩!”

            那軍官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唔,還兼著工會主任?那么,宋理事長兼宋工會主任,跟我們到大紅樓去一趟吧!”

            宋大英雄這才意識到,荷槍實彈的國軍士兵是沖著自己來的,忙不迭地解釋道:“長官,這是誤會!一定是誤會!兄弟是縣黨部指導下的西嚴礦區工會負責之人,是……呃,是……這個……這個……呃,我們工會是在政府社會福利部注冊登記的合法工團組織,呃……這個……”

            長官卻不買賬,厲聲喝道:“沒有誤會!本團長要抓的就是你!”

            “我……我犯了什么法?”

            “你擅自組織罷工,煽動工潮,制造騷動,破壞地方秩序,根據國府最近頒布的《維持社會秩序臨時辦法》,應予以拘捕!明白了么?!”

            什么?什么?國府什么時候頒發了那個混賬的臨時辦法?咋沒聽孫金龍同志說起過?該死!該死!這陣子忙著為工友們謀福利,竟忘了看看報紙,竟忘了瞧瞧黨國的“臉色”。

            “長官,我……我真不知道有那個什么《臨時辦法》,要是知道,長官你斃了我,我也不敢這樣鬧哇!我這不是沖著政府來的,是沖著公司的賀紹基來的!我敢肯定姓賀的不是好東西,他和 黨有聯系,長官,我帶你去抓,真的,他決不是好東西!”

            長官卻不去抓賀紹基。賀紹基給了新二十六師一百多噸上等好煤,又給了他不少好處,這樣的好人怎么會是 黨?

            長官脫下手套,左右開弓打了宋大英雄兩個極響亮的耳光,然后命令道:“把這小子捆起來!”

            撲上來兩個如狼似虎的大兵,一下子將宋大英雄短而粗的膀子扭到身后,從身后捆了起來。宋大英雄本能地掙扎起來,結果,豐滿而厚實的屁股蛋上被狠狠踢了兩腳。

            “下面,我點一下名,念到名字的,都得給我老老實實到大紅樓去一趟!”

            長官念了五個人的名字,這五個人全是宋孟春的難兄難弟,黃色工會的理事、監事。然而,在場的只有三個,另外兩個壓根兒沒到會所來。

            在場的三個也被捆了起來。

            完成了拘捕任務之后,長官自以為有訓話的必要,于是,扯著喉嚨對劉老窯等里工工友們道:“唵,你們都看見了吧?鬧事是沒有好處的!不要跟著宋孟春一伙起哄鬧事!根據臨時法,禁止十人以上的請愿、集會,今日本團長完全可以把你們通通抓起來!但是,念你們是初犯,這次就算了……”

            被五花大綁捆了起來的宋大英雄自知和面前這幫黨國的大兵們講不清道理了,索性挺著脖子充起了好漢:

            “工友們,弟兄們,不要聽他胡說八道,我們的工會是登過記的,是合法的!我們的罷工也是合法的!我們必須團結起來,把罷工進行到底……”

            押解的大兵順手給了宋大英雄兩槍托子,宋大英雄的英雄氣概一下子失落了大半……

            這兩槍托子使宋大英雄的頭腦多少清醒了一些,宋大英雄突然一陣心酸,眼淚差一點兒落了下來。這是怎么回事?這是怎么回事呢?他為之效勞的那個黨國怎么把槍口對準了他?

            宋孟春被拘捕,黃色里工會和紅色外工會均被勒令停止活動,里工罷工被瓦解。五月二十二日,賀紹基答應由公司出資購買面粉補發給里工,罷工里工遂全面復工。同時,為緩解外工矛盾,公司決定招收一千二百名失業外工進行田屯之老井恢復及遺煤復采,廣大外工精神為之一振。

            是月底,京津滬平各地三十余名工科大學畢業生陸續應聘來礦,給技術力量極其薄弱的西嚴煤礦帶來了一線生機,亦為大井工程的順利進行鋪平了道路。

            賀紹基決意大干一番。

          上一章 第四章 沉淪的土地最新章節 下一章 第六章
          ?
          老彩票 www.xhjsw.cn:泽州县| www.jp733.com:陆良县| www.mayaramegiolaro.com:华安县| www.wwwmamma.com:墨竹工卡县| www.955461.com:两当县| www.cymjt.com:托克逊县| www.lavicardesigne.com:静乐县| www.auntcharlottes.com:兰州市| www.howtowriteanad.com:平远县| www.cxrzdz.com:商城县| www.simonsapartments.com:临汾市| www.dadatu66.com:丽水市| www.checkloansijjxr.com:项城市| www.jiechangjs.com:四川省| www.romanyrestaurant.com:山阴县| www.qdtingmei.com:呼伦贝尔市| www.05ol.com:翼城县| www.ukvapez.com:衡水市| www.better-pm.com:庄浪县| www.lostin90.com:福海县| www.jnshengping.com:昔阳县| www.grammylist.org:敦煌市| www.nnbyrm.com:漯河市| www.pure-gen.com:镇沅| www.suhang-cn.com:广东省| www.acdnq.com:吉木萨尔县| www.kingsfishing.com:桑日县| www.21cloudnet.com:绩溪县| www.mjdxxss.com:克山县| www.krior.com:夏邑县| www.donorsnet.net:江达县| www.zainvista.com:莱芜市| www.chuangjiake.com:当雄县| www.dawntoner.com:土默特右旗| www.comm50.com:京山县| www.ohhiyo.com:喀喇| www.zen-moa-massage.com:沁源县| www.zb677.com:宜兴市| www.aomei1.com:曲周县| www.658peizi.com:安图县| www.xiutyj.com:龙江县| www.cafeconsolas.com:辽中县| www.omymedia.com:拉孜县| www.themarie.org:界首市| www.baby-photos.net:浑源县| www.tech133.com:平舆县| www.83-bits.com:铁力市| www.cs-cartshop.com:白水县| www.hoyins.com:鄄城县| www.global-b2b-market.com:新邵县| www.besttech-jy.com:榆林市| www.52cl1024.com:连云港市| www.jatemweb.com:古蔺县| www.redstaterebels.org:西盟| www.kootenaylodge.com:枞阳县| www.corpicontusi.com:全南县| www.hithazaramovie.com:潮州市| www.alinadeemamin.com:香格里拉县| www.shaileshsinha.com:长海县| www.dow98.com:宽城| www.bjyxyrw.com:凉山| www.650807.com:仁寿县| www.new-sg.com:汉源县| www.hotelreydelmar.com:雅江县| www.apartment-gdansk.com:宣威市| www.postnuk.com:武城县| www.hkszw.cn:和政县| www.wzdgn.com:中牟县| www.club-editeur-web.com:新绛县| www.neuropto.com:双桥区| www.accwangxiao.com:磐安县| www.conet-working.com:长顺县| www.oxzigen.com:都兰县| www.asklow.com:连江县| www.krowstore.com:东安县| www.nettensatis.com:古浪县| www.fulibat.com:通州区| www.mitchmustgo.com:卓资县| www.kbereg.com:航空| www.spielothekspiele.com:东宁县| www.aidu49.com:丰原市| www.findadetoxnow.com:大宁县| www.920suncity.com:日喀则市| www.blimprobotics.com:通渭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