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xq1g"></cite>

    1. <tt id="fxq1g"></tt>
      1. <rp id="fxq1g"></rp>
        1. 話本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沉淪的土地
          本書標簽: 都市 

          第四章

          沉淪的土地

            西嚴貨場的鐵道門內外一片混亂。

            鐵道門內,上千名居住在西嚴鎮窯戶區的失業外工及其家屬,懷里揣著布袋,手里提著籃子,吵吵嚷嚷,要求立即分發救濟面粉和其它物品;鐵道門外,一群群鄉民百姓手持棍棒、扁擔、抓鉤子,罵著,叫著,要闖進鐵道門,搶奪救濟專列。

            救濟專列已穩穩當當地停在鐵道門內的公司專用鐵路線上,車上的防雨篷布尚未揭開,百余名荷槍實彈的公司礦警在專列周圍組成了一道警戒線,準備彈壓任何可能發生的騷動。用重型鋼軌造就的兩扇鐵道門,已在專列進礦后立即封死,貨場四周的高墻電網上通了電,正對著鐵道門的,日本人修建的炮樓上也晃動著一個個持槍礦警的身影。

            然而,鄉民們要嘗嘗美國洋面的愿望十分強烈,搶奪專列的意志也異乎尋常的堅決。北王村的王三老爺,石家寨的阮二先生都發話了:“搶!誰搶到手是誰的!這年頭的事,可不能客客氣氣!”于是乎,鄉民百姓們開始用沉重的道木、巨石,喝著號子撞擊鐵道門。擠不到鐵道門前的老爺子、老太太、小媳婦們,便用血淋淋的惡罵為之助威。膽大包天的青年后生們你踩著我的肩頭,我托著你的屁股,一堆堆擠在圍墻下面,試圖用長長的抓鉤子扯開高墻上的電網,從四面八方發起攻擊……

            然而,所有的嘗試與努力均未奏效。

            于是,頭戴破草帽的劉繼貴找到王三老爺、阮二先生一合計,決定談判,談判不成再打。

            高墻這邊救濟物品發放委員會的三方官員們緊急磋商了一下,決意接受談判。代表公司的牛蘇青,代表工會的宋孟春和代表失業外工的劉大柱都承認,只有談判方能避免流血的騷亂,促使鄉民們退出西嚴鎮。當地鄉民的兇悍好斗,他們是領教過的,民國十四年劉家洼發生的工農之間的火并、械殺,人們至今仍記憶猶新。不過,究竟應該由誰出去談,卻未取得一致意見。鄉民們對公司的仇恨已非一日,代表公司的牛蘇青顯然不宜出面。宋孟春在礦區聲名狼藉,曾經幫助日本人拿過不少當地的“土八路”,鄉民們對他恨之入骨,似乎也不好出面。結果,牛蘇青和宋孟春異口同聲,一致舉薦劉大柱出面去談。

            他們知道,劉大柱不但在礦工中,也在四鄉民眾中有相當的威望,只有他能制止鄉民們的狂暴舉動——退一步講,就是制止不住,最后發生了什么意外,他們也可以逃脫干系,而把責任全推到劉大柱身上。

            劉大柱卻應了。他覺著他有義務為廣大礦工,為四鄉民眾承擔這個嚴重的責任!他知道宋孟春、牛蘇青對他沒安好心,可他還是應了。

            擺在劉大柱面前的現實是嚴酷的,也是棘手的,幾乎可以說是四面受敵,無可防范。首先,他是中國公司的礦工,必須站在失業工友的立場上講話,不可輕易把救濟面粉分給鄉民,這勢必要得罪四鄉民眾。而若要對四鄉民眾讓步,則必然要損害工友們的利益,遭到工友們的一致反對,同時,也會被宋孟春一伙加以利用,詆毀他的聲望。更令他不安的是,參與領導這場騷亂的不是別人,偏偏是身為地下黨泉河鄉負責人的劉繼貴,搞得不好,還會造成泉河鄉地下黨和礦區地下黨之間的矛盾。

            然而,也正因為這樣,他非出面阻止這場騷亂不可!如今是民國三十六年,公元一九四七年,不是民國十四年!走上中國政治舞臺的日趨成熟的中國 黨人,決不能容忍這種工農之間的矛盾、糾紛再以流血的形式,悲劇的形式來解決。如果不能制止這場流血,就是他的失職,就是 黨人的失職,就是對歷史,對人民的犯罪!

            他自信,他有能力解決面臨的問題。

            劉大柱是 黨員,而且是蘇魯豫皖特區委員,礦區黨組織負責人,這是聰明能干的賀紹基沒有料到的。

            蘇魯豫縱隊進礦時,劉大柱遵照特委指示,沒有在公開場合暴露身份,甚至連蘇魯豫縱隊分發的救濟煤都沒領,公司自然摸不清他的真面目。黃色工會宋孟春一伙對他盡管恨之入骨,但,抓不住他任何“通匪”的把柄,也拿他毫無辦法。

            劉大柱在西嚴礦區確實是赫赫有名。光復前夕,那場歷時一個半月,堅持到國民黨接收部隊進礦的反日大罷工,就是他一手謀劃和領導的。日本西嚴炭礦礦長齊騰曾唆使手下的爪牙打過他的黑槍——那是在西嚴鎮北大崗的新窯戶區,他和另一位工友一同開會回來,被齊騰的爪牙盯上了,吃了暗算。他左腿上挨了一槍,那位工友卻把命送掉了。兇手是閻王堂的兩個二鬼子,宋孟春的把兄弟,他們也被窯戶區的工友們當場打死了。從那以后,他名聲大震,成了大伙兒心目中的英雄。

            然而,今天他這位英雄所要對付的不是日本人和國民黨,而是自己的農民兄弟!這對他來說,不能不是個十分頭痛的問題。這塊土地的嚴酷歷史告訴他,對工人階級的許多致命的傷害往往不是來自外部敵人,而是來自內部的盟友之中!民國九年、民國十四年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兩場大罷工,不都是這么失敗的么?!他也出生于農民家庭,也是在鄉間的泥土中長大的,他知道中國農民的偉大,同時,也清楚摻雜在這偉大之中的愚昧和固執!清楚這愚昧與固執的分量!

            他想,在目前這種嚴重關頭,他也許沒有力量和那些鄉民們的愚昧和固執作戰,但,他完全可以說服帶頭鬧事的地下黨員劉繼貴!哪怕硬壓,他也要壓服他!他劉繼貴首先是黨員,然后才是鄉民!農村 黨,依然是 黨,決不能,也不應該是農民黨!

            從通往西嚴礦內的小門出了公司貨場,劉大柱叫人把劉繼貴叫到了經三路五號茶館里,狠狠將他訓了一通:

            “繼貴同志!你這不是胡鬧么?!事先招呼都不打一個,一下子帶著千把號人撲過來了!你們就是這樣干工作的?!你們把斗爭矛頭對準誰了?!你們是不是要再制造一場工農慘殺的痛劇?簡直是豈有此理嘛!如今,九千失業外工饑寒交迫,哭告無門,這些救濟面粉可是救命的呵!就是不講什么黨的原則,咱們也得拍拍胸口,憑點良心吧?啊?再說,你們這樣一干,我們礦區地下黨將如何應付局面?你們是不是一定要把我們這點可憐的資本搞光才算完?”

            劉大柱一口氣講了許多。

            待到劉大柱停下來換氣喝茶時,土頭土腦、一身鄉民裝束的劉繼貴,才把破草帽往茶桌上一摔,惱火地道:“熊!一點理兒全叫你占完了!”

            “你有理也可以說嘛!”

            劉繼貴也不客氣,粗聲粗氣地道:“三哥,你不覺著你剛才說過了頭了么?你的難處、苦處,我能理解,也能諒解;可是,對我們的苦處和難處,也希望你們礦區的同志們能夠諒解!礦工們苦,我們知道,可是,鄉下農民們就不苦了么?熊!比礦工們還苦!日本鬼子占礦七年,長期進行野蠻開采,造成了泉河鄉上萬畝土地的塌陷、毀壞。三哥,你們礦區的同志們也可以到鄉下走走,到田野看看,如今,礦區的土地,還有多少不是坑坑洼洼的!還有多少能種莊稼!礦工們受了日本鬼子的害,可以從救濟總署申請救濟,為什么鄉民們就沒有份?他們不也是日本鬼子侵略、掠奪的受害者么?還有,鄉民中,相當一部分人早先是日本西嚴炭礦的外工,是在日本人手里混不下去了,才躲到鄉間的,即使退一萬步講,公司申請的救濟也該有他們的!可萬惡的中國公司僅以接收西嚴時的外工名冊為依據,一概地不承認他們的合法權益,這難道合理么?三哥,四鄉的父老兄弟也苦哇!這幾年光泉河鄉就有三分之一的人流落他鄉,賣兒賣女!”

            這些實際情況,倒是劉大柱沒有考慮到的,他好久沒有作聲。然而,思慮了一下,他又接著劉繼貴的話頭道:

            “即使這樣,你們也不該人為地制造或加深工農之間的矛盾。正象你講的那樣,工人、農民都是受害者,更沒有理由自相殘殺!”

            劉繼貴更火了:

            “三哥,不是我劉繼貴要他們自相殘殺,我們泉河鄉地下黨的同志也不同意這樣干,也不同意他們今天包圍貨場,搶奪專列!唆使他們的是王三老爺、阮二先生,還有那幫打流混世的痞子們!再說,鄉礦的矛盾自打這塊土地開礦以后就有了,沒有人唆使,他們也要來的!誰叫你們開礦毀了人家的土地?!今天如果我們不及時地插進來,這局面你劉大柱更難收拾,你罵皇天也沒用!”

            劉大柱恍然大悟,這才明白了劉繼貴出現在鬧事鄉民中的真實意圖。

            他一把攥住劉繼貴的手道:“繼貴,我錯怪你們了!”

            劉繼貴擺擺手道:“熊!甭客套了!情況緊急,快商量一下怎么收場吧!鄉民們越聚越多,事情會越鬧越大,局面失去控制就麻煩了!”

            劉大柱想了一下問:“鄉民們會聽你的么?”

            劉繼貴道:“這得看怎么說!只要給他們一定的甜頭,一定的好處,他們會聽我的。若是給他們日空搗鬼,那不行!”

            “可我若是答應了你們,損害了失業外工們的利益,他們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劉繼貴似乎是胸有成竹,眉頭一皺,笑呵呵地道:“我揣摸著這事也不太難辦,雙方都能接受的辦法還是有的。比如說,去年你們分配救濟面粉時,至少有一半分給了公司職員、里工,還有相當一部分被工會的人盜賣了。如果你們從這兩部分面粉中撥出一些給鄉民們,問題也就解決了。里工和職員并未失業么,他們拿著公司的工薪么,為什么要分給他們呢?”

            這劉繼貴端的有些農民的精明與狡猾!不過,他講的也并非全無道理,就目前情況看,也只好這樣解決了。

            劉大柱道:“就依你!不過,這事我個人不能作主,我得讓公司方面講這個話!”

            “對!三哥想得真周全!你可以告訴公司的那幫家伙,如果不這樣辦,我們兄弟爺們就抬土炮攻打貨場!”

            二人匆匆握手告別了。

            劉大柱回到貨場,將鄉民的要求向牛蘇青、宋孟春進行了通報,聲言:如果不作些讓步,鄉民們怕難以退去,勢必要釀發流血慘劇。

            宋孟春、牛蘇青亦不敢自作主張,他們將情況用電話告訴賀紹基,請其定奪。賀紹基不同意讓步,督促貨場就地分配,造成既定事實,使鄉民們在無望之后自行退去。

            不料,開始卸車時,鐵道門外的鄉民們真的抬來了土炮,對著鐵道門轟了兩炮,直震得整個貨場都錚錚作響。下午六點左右,石家寨民團也開來了,拉開了血戰一場的架勢。

            賀紹基當即掛電話給新二十六師師部,請求新二十六師派兵制止。新二十六師一位值班參謀長聲稱:專列安全抵礦,未被魯棲鳳部土匪劫持,國軍已盡到了責任。至于如何分配這批救濟物品,是否應該分予受害之鄉民,公司可酌情處理,國軍不宜干涉。

            七時左右,民團和鄉民開始攻打貨場,礦警隊被迫對空鳴槍,同時,再次向賀紹基告急。

            七時二十分,賀紹基在自己家里又給大紅樓新二十六師掛了電話,指名要找師長許厚倫。

            電話總算接通了。

            許厚倫在電話里幸災樂禍地道:“賀公,事情沒有這么嚴重吧?啊?鄉民們不就是要求分一點救濟面粉么?這些面粉又不是你中國公司的,你姓賀的也沒花一個大子兒,就分個百十噸、二百噸給他們么!不要這么吝嗇么!其實呀,你們中國公司不那么吝嗇,原本不會有這么多麻煩!好了,我還有要緊軍務需要處理,再見!”

            對方把電話壓上了,卻沒壓實,賀紹基從那聽筒里聽到了一陣“嘩啦啦”搓麻將的聲音。

            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賀紹基答應把兩車皮八十噸面粉分給鄉民,一場流血沖突避免了,貨場內外同時開始了救濟面粉的發放工作。

            王三老爺和阮二先生們終于又一次吃倒了中國公司,實現了要嘗嘗美國洋面的強烈愿望。扛著一袋袋洋面離開西嚴鎮時,他們聲稱:事情還不算完,這只不過是個開始,陷地問題一天不解決,他們就鬧一天!一年不解決,他們就鬧一年!反正不把這個龜兒子公司拖垮不算完!

            日他媽的,也不想想,這是誰的地盤!

            王三老爺、阮二先生們在得意之中恨恨地想。

            因此卻引出了新的麻煩,在職職員、里工因未領到救濟面粉,怨言頓生,黃色工會理事長宋孟春一伙也因未能在此次救濟中撈到好處,心懷不滿。五月十七日,由黃色工會領導的里工罷工事件發生,三號井地面及井下工程全部停工。

            與此同時,外工工會秘密成立,劉大柱出任外工會理事長。圍繞罷工問題,中國公司、外工會、黃色工會遂產生了新的角逐……

            五月十九日,一籌莫展的賀紹基在其寓所秘密會見劉大柱,意欲借外工會強大力量挫敗罷工。

          上一章 第一章 沉淪的土地最新章節 下一章 第五章
          ?
          老彩票 www.xueyugifts.com:大荔县| www.ynnpm.com:玛多县| www.wwwhg5717.com:陇川县| www.playmarket-androids.net:平和县| www.tinytoonkidswear.com:茌平县| www.blogbebas.com:遂平县| www.fr662.com:贵阳市| www.newoxfordbotanical.com:札达县| www.dongda-wood.com:河东区| www.senimarmer.com:上蔡县| www.elitetrainingca.com:荆州市| www.686302.com:中江县| www.evbpower.com:博客| www.phoneitipad.com:浦东新区| www.glassfart.com:潮安县| www.xjydylny.com:凤冈县| www.chrome-icons.com:瓦房店市| www.zyfoodmachine.com:宁南县| www.krntz.com:特克斯县| www.yhjzsd.com:靖州| www.bicaraperpustakaan.com:临城县| www.zyjymy.com:吉木乃县| www.tangshanmiaomu.com:卓资县| www.tvhmoob.com:沙田区| www.tente-igloo-gonflable.com:合作市| www.emedicalweb.com:阳山县| www.hg345999.com:舞钢市| www.cmbgift.com:福建省| www.brillonenbarrois.org:兰西县| www.chengbag.com:乌苏市| www.vailplex.com:威海市| www.bicaraperpustakaan.com:奉化市| www.lorazepameasypricer.com:阿勒泰市| www.zxnqw.cn:潜山县| www.tridentmed.org:罗城| www.pravasiadventure.com:武宁县| www.8ckc.com:蒲城县| www.hoausp.com:梓潼县| www.rglc120.com:阳东县| www.galbia.com:霍邱县| www.desengulu.com:大石桥市| www.dongnamaco.com:包头市| www.highrisebuilder.com:北辰区| www.kalkschutz.org:云阳县| www.nycfarts.com:安吉县| www.klinik-perkasa.com:民和| www.songzhixiang.com:镇江市| www.r9892.com:科技| www.howsvps.com:玉环县| www.omegastresser.com:汉中市| www.biz2345.com:怀宁县| www.fgzcs.com:高州市| www.52adi.com:商都县| www.haojianmin.com:广汉市| www.lodhaamara.org:瓮安县| www.antho-paris.com:类乌齐县| www.teddyoung.org:万荣县| www.tkozelibitimilijunas.com:绥宁县| www.uribaba.com:华宁县| www.mjdxxss.com:攀枝花市| www.sh61554342.com:白银市| www.jsxyybj.com:衡南县| www.tuvikimhac.com:巴中市| www.droid-factory.com:连平县| www.joannaselby.com:宝丰县| www.2828anime.com:祁阳县| www.zhongxulawyer.com:焦作市| www.142126.com:房产| www.alexandralipkova.com:奉节县| www.markctalbot.com:长丰县| www.markbienes.com:九龙城区| www.1pshouhui.com:武汉市| www.nescafechina.com:玛纳斯县| www.chryslermodules.com:义马市| www.taian720.com:固始县| www.janepell.com:毕节市| www.tootoomarket.com:手机| www.georgiadebtrelief.net:阜宁县| www.cognaso.com:兴文县| www.itao321.com:绥宁县| www.oasis-labs.com:元江| www.chaningtech.com:营口市| www.motoclubprimeur.org:调兵山市| www.82588k.com:普定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