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xq1g"></cite>

    1. <tt id="fxq1g"></tt>
      1. <rp id="fxq1g"></rp>
        1. 話本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沉淪的土地
          本書標簽: 都市 

          第七章

          沉淪的土地

          祁六爺大號祁天心,直隸省元氏縣人。光緒三十年,率眾抗捐,搗毀稅局,被官府通緝在案;三年后竄入青泉縣境,打著殺富濟貧的口號搶劫店鋪,綁架富戶,鬧得地方不寧。六爺在其事業鼎盛時期,擁有好馬幾十匹,槍手近百名,動作起來,如行云流水,勢不可當。那時辰,六爺馬蹄所到之處,寨寨關門,家家閉戶,上至知縣,下到鄉民,無不戰戰兢兢。宣統元年,六爺的活動區域已擴至蘇魯豫皖,在四省交匯的廣大地區馳騁、輾轉,形成了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他們專和官家作對,打得贏便打,打不贏便走,時而深山密林,時而魯南、蘇北,哪里的防范力量薄弱,他們便出現在哪里。他們的窩村、窩寨很多,青泉縣境內的周樓便是一處。

          宣統二年,會黨起事,派人傳帖聯絡。祁六爺欣然前往,結果,起事失敗,會黨首領被殺,六爺兵馬折損大半,流入魯南深山。也是這一年,內部危機出現,手下發生火并,兵馬一分為三,六爺憤而退隱。退隱時只留親信家人六名。直到民國三年前后,軍閥混戰,局面再次出現混亂,六爺二次出山,帶慓悍之徒數十人,繼續干起打家劫舍的勾當。

          六爺武藝高強,刀槍棍棒樣樣俱精,騎得烈馬,使得快槍,更加上渾身是膽,官府也怯他三分。相傳,民國五年,北京政府向青泉縣委派了一員知事,前呼后擁趕來上任,不料,在大路上被六爺截住了。六爺孤單一人,身著一件破長衫,兩手插在腰間的口袋里,手里攥著短槍,槍口隔著布衫,活生生地指著馬上的縣太爺。

          縣太爺伏在馬背上大氣不敢喘。

          六爺冷冷一笑:“害怕么?”

          縣太爺連連點頭:“怕……怕……”

          “大爺就是祁老六祁天心!”

          “久……久聞大名!久聞大名!”

          “那還不快給我滾下馬來?!”

          縣太爺翻身下馬,垂首立在一旁。

          六爺偏腿一躍,跳上縣太爺的座騎。

          “天熱么?”六爺問。

          “熱,熱!”縣太爺道。

          “熱,給你根黃瓜吃!”

          六爺將手從布衫里拿出,那手里攥的不是短槍,卻是兩根彎彎的黃瓜。六爺摔下一根給縣太爺,打馬便走。待六爺走了好遠,縣太爺這才想起命隨從開槍……

          后來,這位縣太爺四處張榜,賞洋千元,買祁六爺的狗頭。不過,這筆買賣卻未做成,倒是縣太爺自己吃了暴亂饑民的刀子,一命嗚呼了!

          六爺再度入境,引起了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的注意。這人便是罷工前夕被劉廣田打傷的柜頭周洪禮。

          周洪禮恰是窩村周樓人,和六爺有過一面之交。光緒三十一年前后,六爺被清兵追剿,周洪禮的父親曾救過六爺一命,這回公司罹難,周洪禮想到了此人。

          周洪禮對公司并無感情,但,他的財源、前程卻系之公司。工人罷工不但在最大程度上損害了公司的利益,也損害了他自身的利益。窯工一天不復工,他便一天無錢可賺。因此,在勞資糾紛、鄉礦糾紛這兩個問題上,他和每一個柜頭一樣,毫無保留地站在公司一邊。昨日在村里見到六爺之后,他心里便萌發了一個惡毒的念頭。隨即,拖著帶傷的身體來到了公司,向礦長王子非和盤端出了自己的陰謀。

          王子非立即將周的想法報知秦振宇。

          秦振宇正處在進退維谷、焦頭爛額之際,然而,一聽到周洪禮的建議,還是大驚失色:“你……你是說敲掉三先生?!”

          “對!怕只有這一條路了!”王子非不慌不忙地分析道,“眼前,勞資糾紛和鄉礦糾紛實際上已合為一體。窯工罷工能長久堅持的唯一原因,是有三先生及四鄉民眾的支援,而四鄉民眾支援他們,也是為了自身利益。我們若想爭取主動,唯有立即割斷窯工與鄉民的聯系,分而治之,逼其就范。”

          “那也不需要殺人嘛!”

          “總經理,容兄弟說完。鳥無頭不飛。鄉民鄉紳之頭,就是劉叔杰,幕后操縱窯工的,也是此人。據兄弟所知,一些鄉民、鄉紳原不愿捐錢、捐糧支撐罷工,但礙著劉的威嚴,不得不捐。縣府方面,也是因為劉的出頭,才對我們不管不問,任其地痞流氓胡作非為。殺了此人,所有風波皆可平息大半,我們才可企望窯工、鄉民認真談判。”

          秦振宇沉思良久,點點頭:“這個分析確有道理。子非兄,真難為你對我,對公司的一片赤誠之心!不過——”他頗有些惶恐地看著王子非,“這殺人,而且是殺這么一個人……”

          王子非意味深長地說:“有一點是越來越清楚了,在這里,兄弟提請總經理注意:劉叔杰的目的決不僅僅是敲公司一筆竹杠,而有其更加險惡的用心,他是想借糾紛搞垮公司!所以,你不殺人,人當逼你自殺呀!”

          秦振宇額頭上出現了冷汗。王子非的話不是聳人聽聞,確是有根有據的。但是,對動手殺死這么一個名聲顯赫的人物,他還是有點不敢想象。他不愿公司被搞垮,他做夢都想發財,可他不愿殺人。不過,若是把殺人和自殺聯系在一起,他還是不愿意自殺的。

          “子非兄,這事就由你來辦吧!權當我沒聽說!事成之后,兄弟決不會虧待你的!”

          王子非馬上意識到,秦振宇想逃脫干系,便不以為然地苦笑了一下:“也好!這樣,我們二位中間,就有一個干凈人了!”

          秦振宇臉龐紅了一下,有些窘迫,繼而,親昵地拉著王子非的手:“子非兄,你可要體諒兄弟的難處哇!演一出戲,總要有唱紅臉、唱白臉的。如此重大的事情,兄弟我不能不考慮后果。萬一事敗,總還要有人出來收場呵!”

          “是的!”王子非語調平淡,但卻十分尖刻地道,“這話也有道理。可我還是要告訴你:你、我的雙手早就不那么干凈了!辦礦以來,發生大小事故十余起,已有幾十名窯工假你我之手喪身窯下,斃命于饑寒交迫之中。不客氣地說,窯工的罷工是有其道理的!”

          “你怎能這樣講?”秦振宇有了點小小的惱怒,“他們死于采礦,非我秦某殺害,豈能同日而語?!”

          王子非既不激動,也不反駁,只是繼續自顧自地講:“此舉可否實施,請總經理定奪。公司存亡與子非并無干系。如總經理遷怒子非,子非即可辭職,敬請另聘高明。”

          秦振宇一聽這話,馬上明智了許多,笑道:“子非兄此言錯矣!敲掉劉叔杰正合我意!只是我們要完全不擔干系才好。當然,如果要擔干系,秦某義不容辭,我是總經理么!”

          王子非嘆了口氣:“總經理對子非的恩義,子非自知,我豈能坐視公司危難而袖手一旁呢?!且讓子非會會祁天心再說吧!”

          次日,王子非喬裝打扮,溜出了劉家洼。在周洪禮的引導下,步行二十余里,趕到了深山凹中的周樓,在周家會見了祁天心。

          祁天心是個身材瘦長的白臉漢子,猛看上去,缺少一些綠林英雄應有的兇悍、英武之色。但,脖頸左側有一處長長的刀痕,迤邐至下巴上方,說起話來,那長長的疤痕便隨之抖動,憑添了幾分惡相。

          會談異常順利。祁天心提出:只要公司出洋兩千,愿保證在三天內干掉劉叔杰。王子非代表公司欣然應允,當即支付銀票。

          當場拍板,決不是祁天心的魯莽、草率。他應承此事有三個原委:一、可報當年周父救命之恩;二、可報西河寨一刀之仇——宣統元年,祁六爺率眾劫寨,曾被劉姓鄉民砍過一刀;三、可得公司現洋兩千。

          最后,王子非婉轉地道:“六爺,此事不論成敗與否,萬不可走漏風聲,如若走漏風聲,六爺一走了事,公司可吃罪不起!”

          祁天心大笑道:“全他娘的鳥話!六爺我殺人越貨也不是一回兩回,好漢做事好漢當,哪怕五花大綁上殺場,爺一人頂了!”

          王子非鞠了一躬:“鄙人代表公司先謝六爺了!”

          祁天心滿不在乎地道:“不謝!不謝!你們要人頭,六爺要現洋,一樁公平買賣,談不上誰謝誰!你們回去聽消息好啦!”

          當晚,六爺便派了兩名弟兄潛入西河寨,打探劉府的情況,摸清了劉叔杰的行蹤。第二日夜里,祁六爺便帶兩名槍手,一式短打裝束,騎馬奔襲西河寨。三人除短槍外,綁腿上插著匕首,懷里揣著繩子——準備作翻越寨墻之用。這一夜夜色極濃,偌大的世界黑實了心,三、五步外便看不見人影了,實在是殺人放火的好時光。

          馬蹄“得得”,一路生風,六爺和兩名槍手閃電似地在荒山野地里奔馳……

          祁六爺的腦袋里沒有任何權威的位置,三先生的權威更不在六爺的眼皮里。六爺生來便是和權威作對的。誰有權威,他便出誰的洋相,給誰以難堪。六爺認為,這世界早已不是權威的世界了,所以,以兩千塊錢的價格售出三先生的腦袋,六爺毫無愧色。

          六爺和所有的富人都有仇,“為富則不仁”,六爺一貫這樣認為。

          到得西河寨三里外的一道小樹林里,六爺翻身下馬,將韁繩交給一個槍手,自帶另一名槍手,步向村寨。

          寨門早已關閉,槍手踩著六爺的腦袋爬上寨墻,而后,扔下繩子拉上來六爺。進寨之后,沿著寨墻根摸了一段,穿過兩個短胡同,便來到了三先生的府第。六爺和槍手遂越后墻,潛入三先生臥房窗后。臥房內一片漆黑,六爺有些疑惑,未敢貿然下手。

          這時,已是深夜十一時左右。

          六爺低聲囑咐槍手到后墻外望風接應,自己獨身一人進了前院。前院廳堂里燈火未熄,從窗格上可以望到一個拖辮老者的身影。那老者正和一個帶瓜皮帽的胖紳士談著什么。

          六爺破門而入:“誰是劉叔杰?”

          拖辮者正是三先生。先生剛一應聲,尚未看清來者面目,六爺已將一把雪亮的匕首猛擲出去,正中先生前胸。先生痛叫一聲,捂著匕首頹然倒地。胖紳士不禁厲聲呼叫:“救命啊——”

          六爺原不想要那胖紳士的命,一聽呼叫,便顧不得許多了,隨即掏出短槍,“砰”的一槍將那豎著的一堆胖肉打倒。而后,又在三先生身上補了一槍。

          隨著呼喊和槍聲,前廳后院的家丁人等盡數跑出,捉拿兇手。罷工之后,各村寨鄉民早有防備,寨樓日夜有人守候,不曾想,就在這防范之中,祁六爺竟十分便當地下了毒手,這不能不使劉姓鄉民大為震驚。當下,村寨里火光一片,手執火把、刀槍的鄉民百姓堵住了村寨的每一條通道。六爺翻過劉府后墻后,被一幫村民截住,槍手斃命,六爺受傷被捕。

          經過大風大浪的祁六爺,在小河溝里翻了船。這一次不同于宣統元年,是徹底的翻了,六爺自知,此次是必死無疑了,這或許便是蔑視權威的下場。

          六爺給自己一生的歷史打下了句號,這是他自己親手打下的。他犯了對西河寨村民來說不可寬恕的罪惡:殺死了德高望重的三先生。他不知道,這三先生代表著鄉民的真理。

          六爺殺死了真理,自然是死有余辜。

          行刺成功,鄉礦聯系一時中斷。四日、五日、六日,四千窯工在饑餓之中度過。七日,劉廣田親赴西河寨,募集糧款,看望三先生,并為之準備后事。

          公司借機秘密召見劉廣銀,答應罷工窯工部分條件,同意恢復原工資、工時,并許諾:復工后將讓廣銀自包大柜。廣銀應允,遂于七日下午自作主張宣布復工。幾個大井的天輪同時轉動,截至下午六時,已有八、九百名窯工下了窯,罷工遇到了嚴峻挑戰……

          公司宣稱:罷工問題已大部解決。

          上一章 第六章 沉淪的土地最新章節 下一章 第八章
          ?
          老彩票 www.wkdlc.com:沂水县| www.cnbpl.com:黎城县| www.ceilidhcostello.com:普洱| www.alldownloadstuff.com:施秉县| www.bookingcomuk.com:霞浦县| www.920suncity.com:通化市| www.kates-garden.com:镇沅| www.fnp-co.com:陇西县| www.zxwire.com:盐津县| www.cskurumsaltuketim.com:那曲县| www.yfzs0615.com:中山市| www.frmep.com:日土县| www.unirci.com:通许县| www.elmasseker.com:祁连县| www.thisdayinmusicapps.com:阿荣旗| www.shoplocalinverness.com:垫江县| www.woodendollhousereviews.com:高要市| www.saftlaw.com:陆丰市| www.avtomationline.net:西青区| www.chengsekeji.com:高邑县| www.0530gr.com:临夏县| www.spmcs.com:汉阴县| www.wpudining.com:阿图什市| www.mfrzz.com:萨嘎县| www.hyperprosales.com:饶平县| www.dchsci.com:科技| www.mueryoubabing.com:汽车| www.genoad.com:双峰县| www.eslglobal.org:唐海县| www.9trix.com:永丰县| www.exoovnis.com:孙吴县| www.arecipesite.com:长顺县| www.chenabtimes.net:和龙市| www.qdnlmw.com:神木县| www.zheduowang.com:辽源市| www.waizit.com:黑龙江省| www.ift-expertise.com:常德市| www.michel-berger.net:保山市| www.mslct.com:堆龙德庆县| www.tj-mro.com:温州市| www.altbremerton.com:罗定市| www.shopthapcam.com:绥阳县| www.citiestoashes.com:麟游县| www.lettresamontaigne.net:昌黎县| www.masyyy.com:临洮县| www.wapcsc108.com:桃源县| www.boshichiji.com:绥棱县| www.52gegegan.com:塘沽区| www.559367.com:莱阳市| www.gztaiji.cn:石台县| www.luo18.com:正安县| www.zhiweifurniture.com:龙里县| www.cnsxmr.com:渝北区| www.022tjhj.com:辽宁省| www.ntbdyp.com:SHOW| www.legallois-ycymro.com:米脂县| www.gx-gad.com:乌拉特后旗| www.movieforhd.com:镇康县| www.brwmf.com:井陉县| www.gf665.com:东乌| www.itbruce.com:灌云县| www.adipexdietpillblog.com:安龙县| www.freebie-host.com:汝城县| www.shreesuryawood.com:上饶县| www.fromge.com:五常市| www.tongmould.com:望都县| www.xafkyy120.com:裕民县| www.www-oil.com:东方市| www.leafwell.org:康平县| www.gx-dg.com:赣州市| www.sh61554342.com:哈密市| www.nt755.com:高陵县| www.cigdemyartasi.com:平邑县| www.ksbafang.com:望谟县| www.1663pj.com:金坛市| www.daqingwater.com:桂东县| www.ditr-inc.com:兰州市| www.982320.com:繁昌县| www.soupesasoups.com:泸西县| www.magnetiseur-toulon.com:丹东市| www.83-bits.com:庆安县| www.f3n3.com:日土县| www.mattmiller-photography.com:岫岩| www.altahrirtv.com:广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