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xq1g"></cite>

    1. <tt id="fxq1g"></tt>
      1. <rp id="fxq1g"></rp>
        1. 話本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沉淪的土地
          本書標簽: 都市 

          第九章

          沉淪的土地

            一頂已顯出三分陳舊的藍呢大轎借助于四個轎伕的堅挺腿桿,緩緩地行進在一條鋪滿塵土的黃泥大道上。

            這條大道由青泉縣城的城門洞子下扯出來,伸向陽光下的廣闊原野,連起了原野上的無數小徑,在塵土飛揚的大地上組成了一個碩大無朋的網絡。

            在這網絡面前,作為單數的人變得渺小了,他們仿佛被掠在網上的飛蟲,除了被吃掉,便只剩下了在網上掙扎的選擇。這掙扎是無休無止的,從生命的開始,直至精疲力盡,停止呼吸。

            紀湘南現在是掙不動了。官窯局辦到這種地步,是他做夢也想不到的。三日前,局子被封禁時,他除了兩臺抽水機、一臺汽絞外,所有銀兩全虧耗凈盡,連一所局房都折價出賣了!也就在這時候,天可憐見,他被補授了直隸戚都知縣。

            他走了——象兩袖清風來時那樣,又兩袖清風地走了。這七年中,他沒借辦官窯為自己撈一丁一點的好處,這一點,李老大人是知道的,他老人家心明如鏡,曾幾次提到過他的清廉正派。可這清廉正派又有什么用呢?七年官窯局,一場血淚夢,他在這七年中留給這塊土地的,除了累累傷痕,片片鮮血,還有其它的什么呢?什么也沒有!也就是說,他除了白白耗掉朝廷和李老大人百萬白銀,一事無成!他上對不起朝廷,對不起李老大人,下對不起那些為他賣命流血的千百名窮苦窯伕!

            打開窗洞上的綢布遮簾,一方殘破的天地進入了他的視野,他看見了立在路旁的一棵棵葉子凋零的刺槐,嵌著一片片鹽堿的土地,那土地上長滿的干枯的荒草。遠遠的天際上,一朵形如殘煙的云絲兒在緩緩地飄移……

            這塊埋藏著黑金子的古老土地,在經過蕓蕓眾生們曠日持久的拼殺、爭斗之后,漸漸由喧囂而復歸平靜。民窯、官窯一并消失了,官府的威嚴重新確立了,天朝的律例通行無阻了,古老而樸實的道德觀念,文明社會的堅定秩序,在皇家暴力的支撐下,重新取代了由開窯而派生出的一切簡規陋習。

            似乎很好。

            似乎一切都很好。

            然而,紀湘南心中卻有些空蕩蕩的感覺。他恍然記起了一個風雨交加的日子——好像就是在這里,他騎著大馬,親率著由三十八掛木輪牛車組成的龐大車隊,拖著沉重的機器設備艱難地行進著。大雨直頭淋著,一個下人要他去躲雨,他拒絕了。那時,他的心是充實的,他覺著,他能為朝廷,為國家干出一番事情。他破天荒第一次拉起了車套,喊出了自己的心聲:

            “朝廷辦官窯,

            富國又富民。”

            那是他啟發民智的開端,那個風雨途中的勞作號子,是他為官窯局編排的第一首順口溜,他并不愚笨,也不迂腐,何以競辦出這樣的結局?!

            自然,新任巡撫李秉銀是可惡的,但是,如果沒有這位巡撫大人,這官窯他能辦下去么?怕也未必!自打官局開辦,官場的腐敗便滲入了局中,機構的冗腫,官員的重疊,還有,人浮于事,相互攻訐。十三個會辦,每人每月支取官俸白銀五百兩,可卻沒一個為官局辦事的!事實確鑿的擺在那里,這塊土地控制在楚保義一伙土著窯主手里,可以日進斗金,豐厚無比,而一姓了官,便貧窮不堪,入不敷支!楚保義和以他為代表的民間小窯并未使用現代機器設備,并未為小窯投下巨額銀兩呵!他該做的都做了,卻未獲得應有的效益,直惹得李老大人連連怪罪。其實,這能怪他么?李老大人和他身邊的那幫達官貴人們也太糊涂呵,竟安插了這么多人混差混飯!……

            想到了李老大人的不是,紀湘南的心緒才略微平靜了一些。失敗的苦果委實不應該由他一人吞,李老大人和那幫侯門王府的達官貴人們也得一人輪一顆!說穿了,朝廷也是有份的!如此下去,天朝斷無希望!

            這念頭出格了。

            天子畢竟是圣明的,他紀湘南畢竟沐浴著浩蕩皇恩!眼下,他不是被補授了戚都知縣么?朝廷并沒有怪罪他,也并沒有忘記他呵!

            轎子有節奏地顫動著,青泉的土地被一塊塊、一片片拋在轎子后面,夕陽在前,藍呢大轎被黃澄澄的陽光扭曲了,它那變了形的影子在灰黃的土地上越拖越長。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他突然生出一種異樣之感,覺著自己已步入了生命的黃昏,仿佛他在這塊土地上度過的不是七年,而是七十年,這塊饑渴的土地已把他生命的漿汁吸干了,吮盡了。

            他有了些后悔,覺著不該到這里來冒險,來辦窯,他根本不該做這投火的飛蛾!

            大清是斷無希望的了——出格的念頭又一次冒了出來,他通過這七年辦窯的經歷,也多少明白了一些事理,他此番到戚都做知縣便會做得好一些。設若憑著當初的傻勁,他還將一事無成。

            彭心齋和楚保義都是對的,他們對銀子的感情,超過了對朝廷的感情;他們對銀子的尊敬,超過了對朝廷的尊敬。這是合乎情理的。因為,這個大清朝廷實在是靠不住!“著照所請,戶部知道”,八個字便決定了官窯局的命運,由此可以想見,官場的昏庸已到了何等地步!

            是的,赴任戚都后,他也會撈錢的,銀錢本來就值得尊敬么!……

            ——卻也下賤!清廉正派的總辦老爺竟產生了這種食利小人的卑微念頭,實在是可憐得很哩!

            紀湘南自嘲地一笑,閉上了眼睛。

            又紅又大的夕陽漸漸跌入了夜的深淵,天朦朦朧朧黑了下來。掌燈時分,藍呢大轎抬進了一個灰蒙蒙的村落。走下轎子,紀湘南呆住了:此村竟是黃樓!

            監生老爺黃大元聞知紀湘南到來,合家出迎,非要請紀湘南到府上歇夜。紀湘南應了,此刻,他已不是官窯局的總辦老爺,而是即將赴任的知縣大人,和監生老爺一起吃吃酒,談談詩,何樂而不為呢?

            監生老爺盛宴款待紀湘南。

            酒足飯飽之后,二人刻意談詩了。

            監生老爺首先取出了一方宣紙,將一首詩寫了上去,然后雙手呈給紀湘南,口中連稱:“見笑!見笑!”

            紀湘南接過一看,那詩卻是四言絕句一首,題為“送紀知縣赴任戚都”,詩道:

            “為客山川遠,

            封侯歲月遲,

            苦哉窯局夢,

            一嘆寸心知。”

            紀湘南讀罷,不禁凄然。愣了半晌,欣然命筆奉和:

            “心高天地遠,

            命薄逢春遲,

            位卑尚憂國,

            蒼天安有知?”

            罷筆之后,又一陣酸楚難忍,遂長嘆一聲,對監生老爺道:“辦窯辦出這等結果,卑職是萬萬想不到的!七年呵,我和這塊土地,和這塊土地上的人們結下了多少恩恩怨怨,眼下離開,卻還是舍不得的!”

            “是呀!”監生老爺道,“我知道你如今也后悔!其實,當初你應該聽我一句勸。我早說過,開窯,商賈士大夫所羞為也,且開窯壞風水,破地氣,原無好下場的!你呵,也是固執得過了頭哩!”

            紀湘南搖搖頭道:“卻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這官窯本來是應該辦出成效的,而如今沒出成效,實是事出有因。以卑職之見,當屬人禍,而非天災!”

            監生老爺面帶寬厚的微笑,緩緩搖了搖腦袋道:“事情已經過去了,不談也罷!扯點別的吧!”

            卻也扯不出什么別的東西。盡管官窯局不存在了,盡管當年的總辦老爺和監生老爺坐到一條板凳上去了,可他們還是找不到共同的語言。

            翌日晨,紀湘南向監生老爺告辭了,他要趕到運河碼頭,乘船北上。

            監生老爺將紀湘南送出了村子。

            在村頭的土丘上,監生老爺撩袍挽袖,垂首躬腰,頻頻向紀湘南抱拳作別。紀湘南亦頻頻回首轉身,鄭重地還禮:

            “珍重!珍重!……”

            監生老爺被自己的忠厚感動了,聲音有點發顫了。

            “留步!留步!……”

            紀湘南平靜而有禮貌地應酬著,眼里也浮出了一絲淚光。他突然覺著,給他送行的這位監生老爺心地并不壞,只是迂腐、固執了一些,而迂腐、固執不正是中國人慣有的根性么!

            最后向監生老爺拱了拱手,紀湘南鉆進了藍呢大轎。

            大轎被四個忠實的轎伕架到肩上,“吱呀吱呀”緩緩前行了……

            監生老爺心頭不由的一陣顫栗。

            這時,一輪輝煌耀眼的太陽正從遙遠的天邊火爆爆地噴涌出來,東方的天際被涂抹的一片血紅。一個沉甸甸的夜消失了,一個嶄新的黎明開始了。從那廣闊的原野上刮來的風,帶著被陽光蒸發起來的露珠,帶著逝去的夜留下的陣陣涼意,帶著泥土上淡淡的腥氣,一陣陣吹拂著監生老爺的緞子衣袍,撩動著監生老爺額頭的一絲亂發……

            這令人震奮、警醒的早晨!

            監生老爺白皙的手捻著下巴上的黃須,目送著藍呢大轎漸漸遠去,面容上的笑慢慢消失了——一種莊嚴的使命感悄悄爬上了他的臉龐。

            他博大的肺葉深深呼吸著來自原野的涼爽的空氣,兩只深邃的眼睛久久凝望著空空如也無遮無攔的大地,突然產生了要做詩的念頭!他覺著昨夜送給紀湘南的那四句詩并不好,言未盡意,而現在,他是能做出好詩的!一定!

            監生老爺未待好生揣摸,便信口吟哦道:

            “小縣蕭條運河濱,昨夜遺跡尚風塵。野民搗窯山川破,境中紳耆正苦秦。七年逝過今如何?日蕩寒原野燒明。垂首繡衣憐下相,東歸寂寞獨自行。”

            好!好!這意思好!監生老爺自我贊嘆著,又將詩句吟哦了幾遍。這一吟哦卻發現了許多的“不通”,首先起句的平仄就不對……然而,先不管它吧,好的律詩大都是磨出來的,只要肯下功夫去磨……

            監生老爺決定立即回家去“磨”這首歸他獨得的“好詩”。

            他身后,撇下了一片早晨的曠野,撇下了一頂獨自蹣跚在曠野上的孤轎,撇下了一個曾顯赫一時的官窯局總辦和他的殘夢……

            天命是不可戰勝的!

            藍呢大轎繼續在黃泥大道上“吱呀吱呀”地行進著,四個轎伕腳下揚起的塵土,形成了一片黃澄澄的霧,大轎仿佛在霧上漂。

            曠野上的空氣濕漉漉的。

            漂浮的大轎在一路上坡中,漸漸接近了一個立在黃泥大道旁的青石界碑。那界碑半截埋在土下,半截露出地面,露出的部分約有二尺高,尺余寬,迎著大轎的一面端端正正地刻著“青泉縣”三個大字。

            紀湘南從轎窗里看見了界碑,囑咐轎伕停下來。

            大轎卻已過了界碑。

            轎伕們把大轎下了肩,放在路邊的一棵已掉光了葉子的歪脖子柳樹下,各自掏出汗巾,擦著臉上、脖子上的汗。

            紀湘南撩開轎簾走了出來,抬著已坐得麻木了的腿,越過森然的界碑,重又跨到了青泉縣的土地上。

            蒼白無力的太陽已升到了頭頂,整個青泉縣籠罩在一片白生生的陽光下。太陽的存在是確鑿的,太陽的無能也是確鑿的,畢竟是深秋了,太陽已經不能象盛夏那樣,把無邊的熱力灑向人間,給人間以足夠的溫暖。然而,人間卻是需要太陽的,哪怕太陽完全喪失了生命的活力,只剩下一個軀殼,只剩下一個符號般的形象,人們仍然需要它!

            朝廷和圣上,便是百姓的太陽。百姓是需要朝廷,需要圣上的,就象他們需要太陽一樣!不能沒有朝廷和圣上呵,朝廷和圣上意味著一種秩序,一種希望,一種庇佑蕓蕓眾生的力量。朝廷和圣上有時會象太陽一樣蒙上陰影,遮上云層,失卻熱力,可是,不要憂慮,不要哀傷,不要絕望,太陽不會永遠的死去,蓬勃興旺的早晨必會來臨!

            紀湘南走下大道,走到了田地里。他抓起一把濕潤的黃土,輕輕在手心捏著、揉著,而后,又將它一點點拋還了大地……眼睛有了點模糊,一掬淚水,情不自禁地順著鼻根落了下來。

            透過淚水朦朧的眼簾,他仿佛看到了李老大人蒼白而期待的面孔,看到了這塊土地上曾經演出過的一幕幕壯劇;他仿佛聽到了新井下一百余名窯伕臨死前的慘叫,聽到了封禁官窯時窯民們的歡呼……

            他的失敗沒說明別的,只說明了他的無能,他的淺薄,而這塊土地,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圣明的朝廷,尊敬的李老大人是不該怪罪的!

            他終于想通了,弄明白了……

            帶著深深的內疚,也帶著深深的敬意,他跪下了——先是單膝著地,繼而,另一只膝頭也緊緊壓在一抔濕土下,對著隸屬于青泉縣的茫茫曠野,對著曠野上殘敗的棄窯,對著藍天白云,磕了一個頭……

            一陣秋風。

            幾片落葉。

            一個關于大清王朝的神話結束了。

            是年,孫先生設興中會總部于香港,謀劃武裝起義,康有為聯合各省在京應試之舉子一千三百人,公車上書,懇請變法,中國大地方為之警醒……

            嗣后,青泉采煤業一蹶而不振,凡十數載無國人問津,直至民國開元后,始有南方滬人相繼創辦“振亞”、“興華”、“中國”諸公司,因而卻又攪出許多大波狂瀾……

          上一章 第八章 沉淪的土地最新章節 下一章 前言
          ?
          老彩票 www.celebedia.com:衡阳市| www.zimuv587.com:宁明县| www.z3858.com:安庆市| www.chepaijiaoyi.com:平南县| www.anhuitiehua.com:丹凤县| www.biz2345.com:建阳市| www.associazionesimbiosigratteri.com:凉城县| www.cdtnjx.com:大同县| www.alemdagemlakkonut.com:仁布县| www.bxwol.com:聊城市| www.z8689.com:阳新县| www.johnmarquisford.com:囊谦县| www.nescafechina.com:呼伦贝尔市| www.qiaotaitai-bj.com:冀州市| www.piranhacrunch.com:潢川县| www.rightics.com:吉水县| www.aec-avocats.com:建阳市| www.qhzxz.com:利辛县| www.ninenetwork.net:扎兰屯市| www.alihybrid.com:柳江县| www.ewunthegun.com:苗栗市| www.pb556.com:木里| www.bzwanhe.com:云南省| www.carahedgepeth.com:桐柏县| www.wowgoldu.com:普兰店市| www.royal-factory.com:衢州市| www.casagourmande.com:综艺| www.exteni.com:靖西县| www.myrtlebeachrealestatetips.com:紫阳县| www.chiemlamdep.com:新沂市| www.djmix8.com:永丰县| www.chaobi123.com:德阳市| www.ccshcy.com:满洲里市| www.78iis.com:溧阳市| www.waizit.com:新民市| www.abc-telecom.com:滨州市| www.doxycyclin.net:郧西县| www.supplementpricing.com:定结县| www.adjian.com:定边县| www.hooterspanama.com:板桥市| www.americanestatebrokers.com:上虞市| www.hikatiescarlett.com:海林市| www.assurancecarolefortin.com:驻马店市| www.bfgw.org:车险| www.pyweitong.com:麻栗坡县| www.nesemancreative.com:稻城县| www.fr662.com:和平县| www.y9938.com:普洱| www.mhcoelho.com:潼南县| www.quizlanka.com:阜平县| www.jackrabbitcreative.com:雷波县| www.irenecroce.com:绥化市| www.abitiusati.net:远安县| www.conventionavenue.com:灯塔市| www.ovomasturbador.com:平顶山市| www.usfluence.com:汕尾市| www.ypiasby.com:仪陇县| www.cp3320.com:内江市| www.wwwswjlll.com:江津市| www.ahmaj.com:蒙阴县| www.torrezanefelipe.com:确山县| www.12580lv.com:崇礼县| www.zhongyunhe.com:平阴县| www.5566zy.com:葫芦岛市| www.maadqr-app.com:酉阳| www.chateaudumarteray.com:丘北县| www.neuropto.com:盱眙县| www.643950.com:庄浪县| www.videodownloadming.com:广安市| www.childhoroscopes.com:长宁区| www.jnwfm.cn:巴塘县| www.cnfzsb.com:西乌| www.qipushi.com:广平县| www.adjian.com:电白县| www.grammylist.org:定日县| www.dropscience.net:镇沅| www.grupochevrolet.com:淮滨县| www.quicksharehq.com:五指山市| www.szcobair.com:宾川县| www.klkls.com:荔浦县| www.tiekekaiguan.com:宁远县| www.kalkschutz.org:威海市| www.omin-sh.com:永昌县| www.acllo.com:乐陵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