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xq1g"></cite>

    1. <tt id="fxq1g"></tt>
      1. <rp id="fxq1g"></rp>
        1. 話本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沉淪的土地
          本書標簽: 都市 

          第六章

          沉淪的土地

          彭老父母板著鐵青的臉兒,安坐在太師椅上掏鼻孔。老父母的手指白皙修長,指甲保養得很好,尤其是那右手的小指指甲,碧玉般的從指尖向外探出約半寸余,放進鼻孔里宛如一把精巧的鏟兒。老父母掏得很認真,很嚴肅,仿佛在公堂上辦案一般,小手指的指尖在粘乎乎的肉鼻孔里不停地動作著,時不時地旋轉兩圈;整個腦袋都在晃,腦后那條細細松松的、黑白相間的辮子也在索索抖動。

          隔桌坐著官窯局總辦紀湘南,紀湘南正慷慨激昂地談論著。

          “刁民惡霸楚保義一伙,蔑視官廳,草菅人命,橫行鄉里,已到了令人不能容忍之地步!本局自打開辦以來,便不斷接到鄉民、鄉紳之報告,對其劣跡,可謂了如指掌!張家窯窯主張敬武告他經年窩匪,騷擾地方,決不是沒有根據的,我以為大洋井被炸之事,定與此人有直接關系,查封霸王窯的事,無論如何不能再拖了!”

          “唔!唔!”老父母應著。

          “彭大人您不管咋說,也兼著官窯局的會辦,官窯局之興衰榮辱,與大人您也有切身利害關系哩!”

          “嗯嗯!嗯!”老父母連連點頭。

          老父母依然在掏鼻孔,掏完了左邊的,又掏右邊的,掏出來的軟軟的、黑黑的東西在手指上捻了捻,輕輕地彈將出去。

          紀湘南有了些小小的不快。

          好不容易,老父母掏完了鼻孔,取出了白絲絹子擦了擦手,又端起熱茶來呷:“紀兄臺,你說,你接著說,我聽著哩!”

          總辦老爺卻不愿說了。

          該說的都說完了。

          “父母老大人,現在我要聽您的呢!”

          “聽我的?噢,噢,聽我的好辦!我還是那句話,查窯得有證據!上月二十八號窯民鬧事,你親眼看見了吧?!憑白無故你查人家的窯,攪得人家不得安生,人家哪能不惱哩?!所以說,查窯必得有證據!你敢一口咬定兇犯吳大龍一伙在楚保義窯里?”

          “我不敢這樣肯定。”

          “就是嘛!查窯、封窯得……”

          “可我知道楚保義無法無天,從不把《大清律例》看在眼里,確有容包罪犯之事實!他曾多次綁人下窯,強制實施大班制,視窯伕如牛馬,就憑這些,也可以查查他的窯!”

          “是的!是的!”

          老父母連連點頭。然而,點過頭后,他又后悔了:楚保義楚大爺的窯能隨便查么?這小子每月送上一份厚厚的窯規銀,就沖這一點上講,他也是好人哩!

          老父母的愛憎是極其分明的,誰給他錢,誰便是好人。在這位縣父母老大人看來,官窯局的紀湘南和民窯窯主楚保義都是好人。紀湘南以官窯局的名義給他發官俸,楚保義時不時地給他送窯規,數目都還比較可觀。好人之間是不應該如此劍拔弩張的。得調解,得使他們雙方和氣。古人云:“和氣生財”,雙方不和,他哪來的財生?

          長長嘆了口氣,皮肉松垮的臉孔上做出一副有口難言的樣兒,老父母又道:“紀兄臺,您有所不知呵!敝縣地貧民窮,十年九災,這幾年因其有了小窯,方才興盛一時,有所依附,我等且不可逞一時之意氣,而釀出混亂!李中堂辦洋務、開官窯,本縣我支持!這還有話說么?!然而,我以為,民窯、官窯應一體并存,不能端出一副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的架勢。就目前情況看,本縣境內出產之煤不是多了,而是少了,煤炭一直供不應求么!本縣我以為,民窯生產之煤,可供民間之所用;官窯生產之煤,可供機局、洋務之所需,實不該發生什么沖突!紀兄臺,你看……”

          老父母最擅長的便是攪渾水,他能在不知不覺中,巧妙自然地把水攪渾。眼下這盆水便渾濁不堪了。仿佛不是商討如何查處霸王窯,而是官窯民窯同時在找他打官司,他很有些為難哩!

          “我不能再看了!他們的民窯已經開到了官田的地下,我的父母老大人!”

          紀湘南紀總爺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攤牌了:“明說了吧,彭知縣,查窯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必得禁窯——不但是霸王窯,境內所有小窯煤井須一律封禁!否則,官窯便無以自存!此事小弟已專章呈報李老大人!喏,這是小弟我擬的《官窯專章》草本,請過目!”

          老父母接過《官窯專章》,心里一陣嘀嘀咕咕,有了一種被輕視的感覺。他媽的,如此大事,姓紀的竟不和自己打個招呼,難道青泉知縣是他做的么?!再說,好歹他彭心齋也是個會辦么!

          老父母官癮極大,自尊心極強,卻又極不負責任。紀湘南設局開礦,他硬擠進去做了會辦——只會而不辦,也就是在僅有的幾次會面中,他也絕口不提窯務事宜,只是一派海闊天空地胡吹海聊,最后,找個借口安插幾個親戚朋友到局子里混事。他時常記起的身份是知縣,而不是會辦。現刻兒,他卻明確地記起了自己的會辦身份,非常鄭重地看起了《官窯專章》。

          他得找出點岔子,論證出紀湘南的“不通”。

          胡亂看了一回,老父母干咳兩聲,清清嗓眼兒,拿腔捏調地開口了:“紀兄臺,本縣我身為會辦,自得為局子盡會辦之責,兄臺所擬就的專章,我以為漏洞不少哩!如這第三款:‘民窯開辦,須經官廳會商官窯局之許可,否則,不得開辦。’此款與本縣在光緒十年規定的‘地主有權在其田地之下開窯掘井’有所抵觸。而本縣之規定,業經省巡撫大人恩準。再如這第八款……”

          “章程是人訂的,人也就可以修改它嘛!”

          “這是侵犯鄉民權益哩!”

          “無國何以有鄉?無鄉何以有民?當今圣上操辦洋務,原為救國救民。眼下,天津機局、江南機局并各地輪船局興盛發達,用煤量日漸增多,朝廷年年用大量白銀遠渡重洋進口洋煤,我們難道就覺不出自身的責任么!”

          “民窯所產之煤,也一樣可以供機局之用么!”

          再度啟用了攪渾水的招數,力求把題目引到別處去,越遠越好。

          紀湘南果然再入歧途,滔滔不絕談起了民窯、官窯與機局的關系:“民窯出產之煤,少而分散,且季節性極強,無論如何不能保證機局每日所需之數量。就拿江南機局來說吧,一個鐵廠每日就要用掉幾百擔上等煤炭,民間小窯開掘工藝落后,無法保證。正是這一點,促使李老大人自辦官窯局。而官窯與民窯就不同了,官窯使用洋機器,法捷工省,大井投產之后,日產煤可達千余擔,而且不受季節之影響……哦,還是談談查窯的事吧!”

          話題又摔到了老父母面前。

          老父母默然了。李老大人得罪不起,姓紀的又一味緊逼,看來得查,不查過不了關,交不了差。然而,卻還是有點想不通,倒不是怕得罪楚保義,而是怕真的在霸王窯查出了欽犯吳大龍,自己吃不了得兜著走!更何況,封禁了民窯便少了許多銀子的進項。

          可是,得查!哪怕走過場,也得走走,面前這個姓紀的不好對付,象他媽的一頭犟牛,支著腦袋硬往前拱。

          “唉——”長長嘆了口氣,“就依你,過幾日查吧!”

          說這話時,老父母又想:得趕快給楚保義透個口風,別他媽的真查出事來!……

          恰在這時,一個仆役進來稟報:“老爺,黃監生黃老爺求見!”

          來得正是時候。老父母早就想脫身了,和這個紀湘南談話太沒意思,根本聽不到銀錢的響動,盡干蹭,誰有那個閑心!好,來得好。

          “有請——”

          “是!”

          抬眼瞅了瞅桌子對過的紀某人,期待著他起身告辭。卻不料,紀某人的屁股竟象長在了太師椅上,絲毫沒有立起的意思。真沒辦法,他總不能趕人家走!

          門“砰”的被撞開了,動靜不小,仿佛天神下凡一般。接著,又是一陣干咳聲和腳步聲,監生老爺不可一世地闖進門來,進門便吼:“我的縣尊老大人,您老倒挺清閑呀!你知道不知道……”

          抬眼看見了紀湘南,強把要出口的后半句話咽了下去,腦袋搖了搖,一屁股在對著中堂的一張椅子上坐下了,嘴上打起了哈哈:

          “哦,哦,總辦老爺也在這里?好!好!你們談!你們談!”

          總辦老爺微微一笑:“我們談得差不多了……哦,黃老爺近來又做詩了么?那日在府上實在是抱歉得很哩!”

          提起那日,監生老爺的氣便不打一處來,那日這個姓紀的臨陣逃脫,不但自己沒做出半句詩來,也害得監生老爺沒做成詩。而且,從那日以后,監生老爺便失去了靈氣和詩才,競也一直未能做出一句可以炫耀的好詩,倒仿佛監生老爺從來不會做詩似的!

          總辦老爺覺出了監生老爺的不痛快,心里頗有些內疚,決意給予監生老爺足夠的精神補償,于是乎,轉臉對縣父母老爺道:“彭大人,黃老爺的詩做得相當不錯哩!我記得有一首游湖詩就很漂亮,詩翁們交口稱贊,流傳甚廣。”而后作情不自禁狀,斯文地吟哦起來:“斷霞魚尾遠舒丹,點點青螺……點點青螺……”

          下里的卻記不起來了,仿佛是“夕陽”什么的,拿不準哩!拿不準便不好拿出來。總辦老爺有了點小小的干窘,臉上飛紅。

          好在監生老爺對自己的詩記得極牢,而且極有感情,事情便沒有這樣僵持下去。

          監生老爺信口接道:“點點青螺夕照殘。”

          “對!對!‘點點青螺夕照殘’,這點點二字用得好哇!設若用‘只只’則就俗氣了……”

          總辦老爺適時地將監生老爺的“詩論”販賣了一番,引得根本不會做詩的縣父母老爺也頻頻點頭:

          “是的!是的!紀兄臺高見!高見!”

          這實際上是講監生老爺高見哩!

          監生老爺有了點興致,臉上的陰云褪去了不少,兩只眼睛里也有了些慈善溫和的光彩。

          然而,監生老爺今日到縣衙來可不是為了談詩。老爺是詩人,卻也不能終日做詩,老爺也和彭知縣一樣,要管理青泉朝政哩!彭知縣是朝廷派下的官吏,監生老爺是鄉民百姓舉出的首領,監生老爺理所當然地要輔佐知縣老大人救民于水火之中哩!有錢有才的人自得多擔點責任!

          昨日晌午,一個哭哭啼啼的婦人帶著一個未成年的男孩子找到黃樓他府上了,他認出那婦人原是開小窯的財主劉清俊的媳婦,他心里一陣不愉快。然而,待那婦人述說了小窯被占,丈夫被強迫著到窯下做窯伕,他十分生氣,決意搭救!倒不是可憐那個劉清俊,劉清俊是自討苦吃,罪有應得,那媳婦卻是無辜的呀!

          他找來了本村的一個在霸王窯混事的無賴,先賞了他幾兩銀子,而后,細細問起了占窯事。那無賴對占窯的事不太清楚,無意中卻道出了霸王窯窯伕撐窯門的事來。監生老爺大為震驚,八十多條生命呵,況且已經餓了五天,這還了得?!要出大事的!他不敢耽擱,今日五更頭便招呼家人備轎,風風火火趕到縣城。

          面前這位縣父母大人顯然還不知道這天大的禍事,顯然還沒認清辦窯的深重危害,居然還在這里呷著香茶,悠哉悠哉地和姓紀的談什么官窯!

          他決定給這昏官當頭一擊,讓他醒醒腦仁兒,姓紀的在場也顧不得了,八十多條人命,自然要比知縣大人的面子重要得多!

          臉孔逐漸繃了起來,慈善溫和的目光變成了冷冰冰的蔑視,監生老爺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捻著寬下巴上那撮金絲也似的黃須,慢慢開了口:“父母老大人,縣北出大事了,知道么?”

          老大人很坦然:“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唵?”

          這態度很使監生老爺失望。他勃然而起,做詩一般朗朗道:“惡霸窯主楚保義,在縣父母老大人的庇護下,狗膽越來越大了!他強霸民窯,虐殺窯伕,綁架鄉民,窩藏匪賊奸黨,鬧得地方不寧……”

          “是的!是的!是有些不象話了!”

          “縣北窯伕為反抗虐殺,撐了窯門,迄今已鬧了五、六天了,姓楚的把八十多名窯伕壓在地底下,拒不供食,這亂子還小么?八十多條性命葬送在楚惡霸之手,你這知縣還做的成嗎?!朝廷不問你個斬罪?!”

          老父母坐不住了,臉上變了些顏色,驚問道:“此話當真?”

          監生老爺火了,袖子一甩,冷笑道:“假的!我黃某發了昏,胡說八道,有意詐你!”

          “那……那……”

          老父母覺出了事情的嚴重。對那楚保義,老父母是了解的,此人確是狠毒,且少教養,什么絕事都能干出來!設若真的出現監生老爺所說的情況,他可就……

          這如何是好?

          監生老爺還在慷慨陳詞:“這就是辦窯的好處!這就是您縣父母老大人的赫赫德政!明知煤窯不可為而為之,縱百姓以糊口之故,試生命于百尺穴下……”

          這也是說給紀湘南聽。監生老爺的眼睛時不時地瞅瞅這位總辦老爺……

          在監生老爺滔滔不絕的當口,老父母終于下定了決心,手一揮:“查……查窯!今日就查!”

          總辦老爺擊案而起:“好!我等的就是這句話!”

          當日下午,彭知縣親率一隊由眾多衙役、官兵組成的浩大隊伍從縣城出發了。

          是日,彭心齋趕抵霸王窯,當即派員下窯查驗。窯下景況果然慘不忍睹。彭頗為震驚,予窯主楚保義以嚴詞訓斥,并責成楚立即釋放窯下之力伕。楚被迫應允。一場大禍方才平息。

          然而,由于走漏風聲,此次查窯卻未抓得任何匪賊兇犯。

          嗣后,彭為逃脫干系,于十月十二日稟陳李鴻章云:“查本地土窯向來惡習,如強拉窯工下窯挖煤,遇有疾病不準醫藥,至死方休……著實令人憤慨。卑職遵從大人訓示,首嚴其禁,遠近貧民莫不歡欣鼓舞……”

          亦在其時,德人萊倫二次赴青,確證青泉之藏煤量后,稟報德政府。德政府遂于是年十月二十二日向清廷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交涉,欲把青泉煤田開采權占為己有。李鴻章聞知大怒,一口回絕,奏請朝廷后,責令紀湘南加快官窯挖掘速度,封禁青泉境內所有民間小窯,以官府名義頒布《官窯專章》……

          十月二十八日,霸王窯并各大民窯首遭封禁,青泉境內,一時大亂。

          上一章 第五章 沉淪的土地最新章節 下一章 第七章
          ?
          老彩票 www.janielholidays.com:饶阳县| www.top260.com:宁强县| www.zikao363.com:台前县| www.ridgwaytowing.com:姚安县| www.bintangnusantara.com:英山县| www.photo-vs.com:吉首市| www.gw315shop.com:缙云县| www.whatsnewbondi.com:巴林右旗| www.gzswsk.com:毕节市| www.quangvinhexpress.com:海盐县| www.lnujy.com:洱源县| www.kinostream.net:涡阳县| www.beijingxinxin.com:普兰店市| www.vidyaseminars.com:贞丰县| www.za1953.com:台中市| www.pearsonind.com:兴和县| www.internationalchalice.com:太白县| www.aeul-subs.com:金寨县| www.bikerzworld.com:苍山县| www.sutibao.com:通海县| www.viralinsocialmedia.com:托克托县| www.dobene.com:姜堰市| www.sadosanmakina.com:孟津县| www.cp6167.com:来凤县| www.aaaago.com:桐城市| www.utahsbusinessdirectory.com:齐河县| www.elegooo.com:平定县| www.kyouhu.com:定兴县| www.shahnawazenterprises.com:黔西| www.hg62345.com:九江市| www.aswygt.com:会泽县| www.checkloansijjxr.com:浦东新区| www.tolkieninterviews.com:广水市| www.nrcb9.com:新乡市| www.juta1gold.com:乳山市| www.bintangnusantara.com:随州市| www.wine2africa.com:宁晋县| www.zxwire.com:成武县| www.xlpww.cn:阿勒泰市| www.wynnwords.com:清徐县| www.motricentro.com:林甸县| www.riseaboveself.org:浦县| www.alharamclub.com:林州市| www.bd0404.com:西峡县| www.hg91789.com:新田县| www.zhukao001.com:库尔勒市| www.51tianxiu.com:焉耆| www.rerrt.com:罗江县| www.wzjdsb.com:东辽县| www.idcmk.com:格尔木市| www.kecsd.com:乌拉特后旗| www.rabarg.com:高邑县| www.giatlv.com:香格里拉县| www.relationshipbreakp.com:博罗县| www.chocville.com:津南区| www.999yingcheng.com:横峰县| www.dzqck.cn:泾源县| www.qslqsl.com:漠河县| www.zn677.com:雅江县| www.elipalteco.com:和龙市| www.princewayindustry.com:格尔木市| www.gqsh99.com:日土县| www.hongkongpartybus.com:板桥市| www.new-vibrations.com:五常市| www.americanestatebrokers.com:峨边| www.dwbkp.cn:元氏县| www.cdhkedu.com:紫云| www.surfaudiovideo.com:克拉玛依市| www.highrisebuilder.com:兴隆县| www.f3n3.com:广汉市| www.4tud.com:云霄县| www.tilmankoester.com:齐河县| www.agence-merevimmo.com:蓝山县| www.jll-ah.com:库车县| www.jhgkip.com:永城市| www.siamcornerthaikitchen.com:泰和县| www.ther15.com:乌拉特后旗| www.wzsghm.com:炉霍县| www.cambiemosgalapagar.net:阆中市| www.beauty-na.com:榆林市| www.modbus-ida.com:万安县| www.waitanka.com:竹溪县| www.baixiaojiecaitu88.com:师宗县| www.atcdhaka.com:长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