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xq1g"></cite>

    1. <tt id="fxq1g"></tt>
      1. <rp id="fxq1g"></rp>
        1. 話本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沉淪的土地
          本書標簽: 都市 

          第二章

          沉淪的土地

            二十三日那天,當班工頭劉小七確乎是醉了酒。他頭有些發暈,身子有點發飄,走起路來跌跌撞撞,可腦仁兒還是挺清醒的。其實,他不愿喝,是東原鎮的禿頭李二硬拉著他喝的。禿頭李二說:“怎么,瞧不起我李老二?是沾了點官氣還是咋的?噢,進了官窯局,就瞧不起窮兄弟啦?”這是咋說的!劉小七是那號人么?!就沖著這話,得喝!是毒藥也得喝!——更甭說還有一盤油光光的豬耳朵。

            人呵,真是他娘的賤貨,一沾酒全玩兒完!

            劉小七原來想的挺好,只坐一坐,抿上兩口完事。是的,只要坐下了,酒杯端上了,酒氣兒沾了嘴唇,便足以證明他劉小七是瞧得起窮兄弟的,這還不行么?

            然而,劉小七不折不扣是個賤貨,連他自己都這么認為。瘦屁股往硬板凳上一坐,酒盅兒一端,得,自己當不了自己的家了,啥事全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三個“五魁手”,兩個“八大歲”便把兩錫壺酒哄進了小小的肚皮里。血開始往臉上涌,胃開始往上翻,嘴唇兒不管用了,羅里羅嗦盡胡說八道,一扯扯到半夜三更。滿世界亂吹,吹人家紀總爺,抬他劉小七自個兒。

            還不住的喝茶。喝了便尿,尿完又喝。直到第三次對著禿頭李二的豬圈亂沘了一通之后,才恍然想起大洋井的事,匆忙告辭。

            那夜,月色很好,又大又圓的月亮垂得很低,仿佛站在樹梢上似的。星斗滿天,閃閃爍爍。劉小七暈暈乎乎從東原鎮走了出來,深一腳淺一腳地往五里外的大洋井工地趕。總辦紀老爺一個月前到鎮江點驗機器去了,臨走時留下了話,要劉小七日夜趕工,務必要在機器到來之前把大井坐到底,并再三交待,要劉小七小心謹慎,以免意外,末了,還給了劉小七一條五響毛瑟快槍,十幾粒子彈。

            劉小七到東原鎮喝酒時沒帶快槍,他壓根兒沒想到那夜會出點什么事!打夜工的幾十個窯伕在工地上干活,幾里外就看見了工地上的兩堆大火,一切都很正常。

            一路上,他哼著小曲兒,手里抓著一根掉光了葉兒的細柳枝,時不時地在路旁的樹干上、石頭上抽打著。

            “爺本是臥龍崗草莽百姓,

            只為那……”

            快到工地時,腳下被什么東西絆了一下,劉小七一個踉蹌,差點兒栽到了路旁的排水溝里,爬起來定睛一看,滿是巖粉、泥漿的黃土路上睡著一個人。

            劉小七火了,操起柳枝對那人左右開弓就是兩下,邊打邊罵:“奶奶個熊,醉成這個樣,成他娘的什么體統!總辦紀老爺知道你當班喝酒,得把你的嘴割下來當操!媽個巴子的!”

            那人根本不動彈。

            劉小七有了點疑惑,極力睜大朦朧的醉眼,屈起膝,彎下腰,借著大好的月光一看,酒嚇醒了一半。那人死了!兜頭被人劈了一刀,白糊糊的腦漿和鮮紅的血攪和在一起,糊住了大半個面孔。劉小七根本就認不出這是誰了,他只是從死者的裝束上判斷出:這人是工地上的窯伕。

            大事不好!

            劉小七拔腿想溜。轉念一想,又覺不妥:究竟是怎么回事,還沒搞清楚,怎么好臨陣逃脫呢?總辦老爺把工地交給他,是要他負起責任的。設若他這會兒拔腿顛了,回來可如何向總辦老爺交待?你總不好說到東原鎮喝酒去了吧?!

            得到前面看看!

            劉小七丟了柳枝,抓起兩個拳頭大小的石塊,抖抖呵呵地向前摸。他不敢走正道,而從火光照不到的矸子堆的背后慢慢爬了上去。到矸子堆頂上一看,“我的媽呀!”劉小七差一點兒沒屙一褲子。

            偌大的工地上憑空飛來了十幾匹高頭大馬,馬上的人手持大刀,追殺著一個個暴露在火光下的窯伕。滿是矸石、巖粉的土地上胡亂倒臥著好幾具窯伕的尸體。一個脖子上有一條刀痕的大漢,站在場地中間的火堆旁勒馬大叫:

            “有耳朵的都聽著!大爺是吳大龍,識相的通通給我從這兒立即滾蛋!這座窯大爺要了!”

            吳大龍?!

            劉小七一聽這人的名字,膽差點兒嚇破了。劉小七明白:這吳大龍端的厲害,黨羽極眾,四處搶劫,燒殺奸淫,無惡不作。光緒十一年底,吳大龍在魯南劉王集打劫民舍,官兵聞訊而至,將其包圍,快槍擊中了他的右臂,竟還讓他跑掉了!

            劉小七細細打量,認定其人必是吳大龍無疑,緝拿吳賊的官家告示上有畫像,該賊左側脖子上有一條刀痕,這人左側脖子上也有一道刀痕,不是他是誰呢?

            這便有了交待。總辦老爺問起此事,他也好回答了。吳大龍要這眼窯,不給行么?!萬歲爺都拿吳大龍無法,他劉小七又算哪一門子的圣人蛋!

            行,得顛了。

            四下一瞅,卻走不了了。吳大龍帶來的匪徒不下十余個,個個腿襠下夾著快馬,稍一動作,便有可能被他們發現,而一經發現,小命便不再屬于自己了。

            急中生智,劉小七拉過摔在矸子堆上的一只破筐,團起身子鉆進了大筐里,只把兩只眼睛緊貼著大筐的破豁口向下面瞅。

            工地上的窯伕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幾乎沒進行什么有效的反抗,轉眼間,大都不見了蹤影。匪徒們大都下了馬,先在住人的干打壘的窩棚里搜尋了一番,搶了些錢財,而后用大刀劈開了火藥窩子的厚木門,把一罐罐火藥搬了出來,裝了滿滿兩大筐。

            他們把火藥搬到了黑乎乎的井口旁。

            他們要干什么?

            劉小七困惑不解。

            四、五個漢子開始費力地攪動那提升井筒大筐的木轱轆,木轱轆吱吱啞啞的轉動聲,在靜夜里顯得特別刺耳,仿佛鬼叫一般。

            劉小七一陣毛骨悚然。

            “操他祖宗,底下裝的什么?咋這么重!”黑暗中有人在罵。

            漸漸的,木轱轆上纏滿了粗麻繩,大筐被吊出了井口,那筐里竟抖抖索索蹲著兩個人!

            劉小七這才想起:窯下還有十五、六個窯伕在干活!

            兩個窯伕一露頭,便大喊饒命。

            守在井口旁的兩個匪徒根本不理,未待大筐停穩,便飛起一刀,將系著大筐的麻繩砍斷了。隨著一聲慘叫,兩個窯伕重新跌入十八、九丈深的井筒里。這邊搖木轱轆的幾個匪徒也因大筐猛然跌落,閃倒在轱轆臺上。

            被閃倒的匪徒破口罵人。

            吳大龍提著快槍走過來了,對著罵人的匪徒就是一記耳光:

            “吵個屌!快干活!快!把火藥筐系上去!”

            井口邊的兩個漢子和轱轆臺上的幾個匪徒慌忙動手,將原來系煤筐的繩子,系上了滿滿一筐火藥。

            他們取出一截長長的藥捻子,點著火,將藥筐慢慢放進了井筒里……

            劉小七這下子明白了:他們要炸窯!

            得跑!說啥也得跑!這滿滿一筐火藥不下三、四百斤,足以把大窯連同他劉小七一起送上西天!

            把扣在頭上的破筐一掀,劉小七連滾帶爬下了矸石堆,不要命地沿著排水溝奔東北方向猛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待他跑到距工地里把路的時候,突然覺著后面有馬蹄聲。他回頭一瞅,正看見一股火光拔地而起,緊接著,響起了一聲悶雷般的巨響。他想就地臥倒,然而,就在這時,黑暗中飛起了一個什么東西,他后腦瓜一震,便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覺……

            醒來時,天已大亮,血紅耀眼的太陽懶洋洋地從遙遠的地平線上爬將上來,東方的天際被染上了一層紅黃交雜的色彩,遼闊的原野上蕩漾起一片腥風濕霧。

            劉小七兩手撐地,坐了起來。夜里的事象一場惡夢,使他不敢多想。然而,抬眼看見了遠處的大洋井工地,恍然記起了自身的嚴重責任,產生了向官府報告的念頭。

            頭有些痛,下意識地用骯臟的手摸了摸,手上沾了些粘糊糊的東西,看看,是已呈半凝固狀的血。真他娘的喪氣!直至現刻兒,劉小七還沒弄明白自己是怎么倒在這塊土地上的,不知道將自己打倒的是大洋井爆炸時飛起的石塊,還是土匪手中的刀棍。

            這已成為過去,再無追究的必要。

            事實擺在那里:他劉小七的頭被打漏了,流了不少血,如此而已。他已有了向官窯局勒索養傷銀的權力。

            得告官!無論咋說,得先告官!

            原野上靜悄悄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蒼茫大地在暖溶溶的陽光下蘇醒過來,滿目茅草在晨風的吹動下,組成了一片波浪起伏的海洋。幾只烏鴉“刮刮”叫著,從劉小七頭上飛過,使劉小七不由得一陣陣心驚肉跳。

            劉小七站了起來,試著挪了兩步,行,還行,除了腦袋上的傷口外,身子還算是完好無缺的,迄今尚未發現重大損壞,尤其是兩條腿,還有著運載身體的全部功能和力量。

            看了看方向,認準了離這兒最近的東原鎮的位置,決意先到東原鎮,而后到縣城的衙門去。

            不料,未待劉小七走到東原鎮,青泉知縣兼官窯局會辦彭心齋已聞訊親率一隊官兵、公人氣勢洶洶撲來了。知縣大人的轎子、官兵們的大馬,和劉小七正走了個照面。

            劉小七一臉血污,一身浮土,衣冠不整,端的可疑。兩個官兵招呼都沒打,便跳下馬來,將劉小七扭到了轎子面前。

            轎子停下來了,年愈半百的知縣大人撩著衣袍從轎子里鉆了出來。

            劉小七見了知縣大人,不由的兩腿發軟,他“撲通”跪在地上,淚水泉眼一般涌了出來:“彭知縣,彭老爺,您老可得給小民百姓作主哇!小民們死得慘哇!”

            知縣大人臉色鐵青,眉頭緊皺,十分嚴重地問:“下跪何人?唵?姓甚名誰?這個……這個,何以如此狼狽?唵?”

            劉小七仰著一張動人的淚臉,哽咽著道:“老爺不認識小的了么?小的是官窯局的工頭劉小七,那回,老爺您和紀總爺一起到工地巡視,便是小的陪同的哩!”

            “唔——唔!唔!”

            知縣大人不愿認這壺酒錢,莊重而正經地唔了唔,繼而問道:“昨夜,這個……這個……唵,你可在工地上?”

            “在!在!小的在!”

            “究竟是怎么回事,給我從實道來!”

            “是!是!”

            劉小七不傻,眼皮子一擠,稍微愣了一下,便滔滔不絕地信口胡說道:“昨夜三更光景,小的我正在工地巡視,忽聞一陣雜亂的馬蹄聲,以為是總辦紀老爺來了——紀老爺前日捎過信來,說是近日要押著頭一批機器到工地,便準備去迎接。不料,我迎上去一看,卻不是紀老爺的車隊,而是二十余匹高頭大馬,馬上的人個個持著刀棍,十分兇狠,我情知大事不妙,吩咐手下的窯伕持械抵御……”

            “究竟是多少人?”

            “回老爺的話,小的我沒來得及數,老爺,您想想,那陣子,咂……那陣子……反正總有二、三十號人吧!”

            “說下去!”

            劉小七簡直是眉飛色舞了,仿佛打了大勝仗的英雄一般,越說越有勁:“為首的一個賊漢子身高體闊,約摸四十余歲的樣子,方臉大眼,沒戴面紗,左側脖子上分明有一道刀痕。小的我一眼認定:那賊是官府緝拿的欽犯吳大龍!”

            “你……你認準了么?!”

            “老爺,這能認不準么?!告示中有那賊的畫像,錯了老爺您摳我的眼!”

            “嗯!”

            “小的我大喝一聲:‘拿住吳大龍!’便掂著快槍撲將過去。幾個賊漢子見小的我來勢兇猛,便一古腦地擁了過來,我摟槍就打,不料,卻是一顆臭子兒,就在小的我換子兒的工夫,后面一個匪賊砸了小的我一棍……下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劉小七覺得有必要展覽一下自己腦袋上的破洞,以證實自己的英勇無畏,遂把辮子撩了撩,將身子轉將過來:“老爺,您看,小的我……”

            “不必看了!走!隨老爺我一起到工地去!”

            “是!是!”

            在工地點驗的結果證明:這是一次極其成功的行動,大洋井幾乎被炸塌的土全部填平了,大洋井附近的茅屋、草棚全被掀得七零八落,仿佛剛剛鬧過一場地震似的。許多窯伕的尸體也被掀起的土石埋住了。

            知縣大人心里明白,這決不是一般的械斗、暗算,確系極有經驗的匪賊所為,僅此一點便可證明,吳大龍一伙確乎竄入了青泉地面。然而,吳大龍為何偏偏要和官窯局過不去呢?他為啥不搶村寨,偏偏要洗劫這座大窯工地?這實在有點不可思議!

            彭知縣掛名官窯局會辦,便得盡點會辦之責,更何況又是一縣父母,對地面上發生的這一大案不理不睬,無論如何是說不過去的。

            彭知縣得生法兒破案哩!

            首先想到了開小窯的饑民們。會不會是那幫走投無路的窮小子干的?!媽的,他們開窯,官窯局也開窯,這便犯沖哩!他們假借吳大龍之名,干掉官窯,于情理上也是說得通的。自然嘍,象楚保義這樣的大窯主也會插上一手。如果真這樣,事情就更復雜了……

            這案子不好辦。

            不就在上個月么?縣西孫集孫老八扯旗造反,鬧了個沸反盈天,他彭心齋費了吃奶的勁,才將亂子平息下來。不曾想,剛剛平息沒幾天,地面上又出了這等事,叫他如何向上面交待?!自然,他可以查,可以抓,可這卻犯著眾怒哩!不要說那些饑民百姓,民窯窯主,就是地面上的鄉紳富豪也不會支持他!這年頭,對這幫饑民,躲都躲不及,誰還敢惹火燒身?!再說,人家干掉的是外來的官窯,又不是你彭心齋的縣大衙;人家干在暗處,又沒干在明處;人家給你知縣大老爺留下了一條退路,你咋還這么死心眼呢?

            得換個破案的路子!

            路子一換,這案子也就沒啥可破的了:案犯明明白白擺在那里,不就是那個吳大龍么?只是抓不著罷了!朝廷、巡撫衙門都抓不著,為何他彭心齋非要抓著?!得,寫一紙公文,稟報給省里的巡撫衙門吧!又一揣摸,揣摸出了證人對此案的重要意義。是的,只要有幾個人一口證死:罪魁禍首是欽犯吳大龍,他的責任便減去了大半。由此看來,僅僅一個劉小七作證還不夠,得再找幾個鄉民百姓證實一下。

            這是小問題,知縣大人辦得多了。

            有了這么一個穩妥的辦案方針,知縣大人鎮定下來了,開始考慮料理后事的問題。他掛名為官窯局會辦,他的義務僅僅是將此事通知紀湘南而已。大洋井炸了也沒啥了不得的,另選個地方再挖一座就是了!

            得,這案子算辦完了。

            知縣大人鄭重其事地在工地上認真檢驗了一番,隨手在地頭掐了兩朵淡黃的野花,湊在塌鼻子上嗅著,極其威嚴地吩咐道:“就這樣了!打道回府吧!”

            躬腰要往轎子里鉆,頭剛伸進轎子,又突然縮了回來:

            “總辦紀老爺這會兒在哪里?”

            劉小七道:“到清江浦押運機器去了,眼下大概已進了青泉地界。”

            “派人跑一趟,請他速到縣里來一下!”

            “是!小的馬上就去!”

            知縣大人打量了劉小七一眼:

            “罷了,你甭去了,換個人吧!”

            劉小七認為知縣大人憐憫他腦袋上的破洞,受了點感動,愈發起勁地道:“老爺,我還行,能撐住哩!”

            知縣大人臉孔兒一板:“少羅嗦!你跟我去縣衙寫供畫押!”

            劉小七的臉一下子嚇得蒼白:“老爺,欽犯吳大龍搶劫,與小的無涉,小的……小的……”

            “再多話,老爺我掌你的臭嘴!”

            “是!是!”

            “回去,把你怎么看見吳大龍的,通通給我寫下來!老爺我怎么說,你怎么寫!”

            “是!是!”

            “回縣衙!”

            彭知縣的大轎在大隊官兵的簇擁下,氣勢洶洶地闖來,又氣勢洶洶地回去了。在知縣大人看來,這兒什么也沒發生,這塊土地極其平靜。彭知縣彭父母彭大老爺愛民如子,執法如山,治下之地面民風純樸,篤信忠義,哪有什么匪案呢?!

            這時,官窯局總辦紀湘南正為接收重達千噸的機器設備而疲于奔命。

            光緒十五年六月,官窯局訂購的采礦機器由英、德兩國先后運抵中國口岸上海。載有機器的洋輪進泊上海港后,須轉口鎮江再由鎮江換裝木船,經內運河運至青泉。由于長時間的干旱,運河上游水淺,無法行船,這千噸鋼鐵只得在清江浦轉為陸運。

            紀湘南自造官舫一艘,貨船十只,負責內河水運;同時,又在青泉縣和清江浦組織牛車隊進行遠途陸運。

            鑒于嚴重的責任,紀湘南被迫掛帥親征……

          上一章 第一章 沉淪的土地最新章節 下一章 第三章
          ?
          老彩票 www.u-lott.com:安龙县| www.792642.com:岚皋县| www.aswygt.com:巍山| www.freetrafficx.com:屏南县| www.maskanshomal.com:宣恩县| www.carahedgepeth.com:汾阳市| www.hazoheng.com:万安县| www.kn599.com:灯塔市| www.ym577.com:双江| www.hg84789.com:建阳市| www.phototuredesigns.com:高密市| www.cbhfitness.com:博兴县| www.ohranabg.com:抚松县| www.wateric-valve.com:曲松县| www.la-chapelle.net:响水县| www.chuwenxuan.com:广安市| www.caimenhu.com:庆阳市| www.auto-exclusive67.com:崇义县| www.cuidighlinn.com:黔西县| www.91guntang.com:刚察县| www.ecanvs.com:荃湾区| www.vsassociatesbiz.com:建平县| www.la-gold.com:长海县| www.bxxnn.com:扎兰屯市| www.relationshipbreakp.com:宜兴市| www.yzc833.com:云龙县| www.kaihongmtc.com:城口县| www.alldownloadstuff.com:炉霍县| www.dx557.com:衡阳县| www.usbflex.com:武陟县| www.cesnievyemekleri.com:新巴尔虎左旗| www.ps3usbjailbreak.com:长治县| www.sky161.com:久治县| www.crosseandco.com:鄄城县| www.tjszdec.com:永宁县| www.kzftp.com:兰溪市| www.isabel-duque.com:恩平市| www.8689msc.com:合川市| www.82aaaa.com:赤水市| www.shamrockestatesaz.com:仪征市| www.dalyanpatiohotel.com:顺昌县| www.ggnotes.com:双城市| www.tm046.com:吉安市| www.cp3989.com:宝应县| www.karamankardesler.com:南阳市| www.chameleon-dating.com:郁南县| www.schmitzfinefood.com:桃园县| www.paintsprayerelite.com:香河县| www.jhtmnc.com:阿勒泰市| www.lchunsha3.com:长沙市| www.zuyiku.com:方城县| www.klxjw.cn:廊坊市| www.zzcsfs.com:资兴市| www.the-boyan.com:库车县| www.theraters.com:长春市| www.soxdeal.com:灵璧县| www.qylvod.com:长葛市| www.cnsc-cts.com:吕梁市| www.qhzxz.com:武宁县| www.goglgg.com:炉霍县| www.zhengbojx.com:云林县| www.ranwenshu.com:松江区| www.83-bits.com:郯城县| www.utahsbusinessdirectory.com:砚山县| www.ships4ever.com:瑞丽市| www.almadatech.com:深圳市| www.acmap2019.com:丽水市| www.917wm.com:安泽县| www.w6882.com:乌兰察布市| www.ostseeportal.org:延寿县| www.wxjieyun.com:江孜县| www.cnmjjqj.com:黄石市| www.firewateroside.com:河曲县| www.ciclismonoel.com:邻水| www.gjjjsq.com:衡水市| www.hippotots.com:信阳市| www.warnarumah.net:鹿泉市| www.wh-leadlaser.com:临沭县| www.jb908.com:台湾省| www.inspirediversity.com:阜阳市| www.mfnck.com:双城市| www.mitnickroddierhicks.com:黄龙县| www.vsdtv.com:县级市| www.rh2010.com:洛浦县|